第119章 【氐愁】

丢骆驼的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好在他的担心并没有变成现实,因为他没想到先火起来的会是他。  接到叶嫜电话的时候他是发懵的。  正可谓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看到电视里音乐风云榜实时榜单第一位的歌手关关的氐愁MV,他觉得又酸涩又荒谬,他因为别人一个由他客串的mv红了,而自己用心制作宣发的唱片却始终没有一丝要出圈的迹象。  更离谱的是,没有人告诉他不行,所有人都在说你可以,还有什么结果是比现在更荒谬呢?!  叶嫜信心十足地为他铺设蓝图,“用不了多久,走在路上也会有人叫得出你的名字了,再来会有一些邀约,也许现在就应该再把你的身价涨一涨…”  他没有兴致听她细说,只问了他关心的,“夜莺之声的邀请名单出来了吗?”  夜莺之声快要举行了,他知道自己没有角逐的资格,可是如果能参加,能感受一下氛围,能结交一些前辈,打开他的视野,就已经满足了,要是他没有热度,没有一点可能性的话也就死心了,可偏偏又给了他一点希望,也许他可以再努力一下。  叶嫜自然是知道他的意思的,可是此刻却顾左右而言他,“这个名额是主办方决定的,公司可操控的权限并不大。”  叶嫜也有自己的打算,她打算帮他撕下一个让他拒绝不了的角色。她知道他想要夜莺之声的名额,可是她心里也很明白,如果现在轻易答应他,他不会懂得珍惜的,只会觉得理所当然,如果到时候告诉他,让他知道自己受到邀请可以出席,他才会真正懂得感恩吧。想到他知道她帮他拿到了怎样的资源,想到他那时的表情,这让她斗志满满起来。78中文最快 手机端:https:/om/  可是顾玉成却以为她在等他先低头,他骨子里哪里是肯屈服于人的人呢?她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自以为是,根本就不了解他。  挂掉电话,房间里的低气压始终挥散不去。  听到电话内容全程的尹宪斟酌了一番,倚门笑道,“我也算是体验了一次和名人近距离接触了。”  “你都听到啦。”他揉了揉眉心,也对她笑了笑。  “嗯。”  天色有些昏暗了,灯却没有亮起来。看她没有说话,眉目影影绰绰的,似乎在看他,又似乎在沉吟,他忍不住问道,  “你在想什么?”  “你不开心吗?除了夜莺之声的事情之外。”尹宪道。  他的心念一动,反问道,  “工作有突破,我为什么不开心?”  “你有你的骄傲,想让自己定义成功,而…这种事,让你不舒服。”她还是顺着心意回答了。  顾玉成的心头轻轻一跳,一直被莫名压窒的呼吸倏忽间放松了下来。  他确实不舒服,像吞了苍蝇一样,可笑除了她,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他的幸运。  面对她的坦诚,顾玉成忽然有了倾诉的**,“我确实不舒服,你说的很对,不过现在好多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是男人…”ァ78中文ヤ~⑧~1~ωωω.7~8z~w.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可是他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脑中仿佛能想到意料中搪塞的回答,“我怎么可能会变成是男生?我生来就是女生阿?”  然而,他的踌躇让她露出几分无奈,似同病相怜,又似超然物外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男人的成功总是离不开事业,离不开物质,这种苛求就像社会对于女人外在的评判一样。可是外在可以修饰,而实力并不能;外在可以努力,而实力也不是努力就能提高的。…我知道,要成为一个被社会认可的男人并不容易。”  那种胸腔的共鸣越发的高频了,甚至因为过度使用而灼热起来!顾玉成因为这番话动容,他知道,她是真的丝毫不觉得他在矫情,对于他意外得到的名气她的眼里也没有自己那般丑陋的嫉妒和心态失衡,即使是笼络人心的话,她也没有悲情地说你是多么的不容易,而我有多么的理解你,她只是体贴的轻描淡写的把他概括其中,就能轻而易举地击溃了他!  她的通透坦诚让他觉得幸运,而这种被人了解的感觉,可真好阿。  不知不觉,她已经开了灯,走到近前,好像打破臆想,走进现实。  看着她一步步走近,顾玉成情不自禁地问道,  “那,如果有一天我一无所有,你还会陪在我身边吗?”等他反应过来,心里的话已经脱口而出了,他难得的有些羞赧,也许是因为她的回答让他的心里防线崩塌,觉得在她面前,也许自己真的可以畅所欲言吧。  她难得困扰地挠挠头,“对你来说,什么是一无所有?又或者说,你觉得在我眼中,我更关注你什么?”  他一时得不到答案,反问道,  “你愿意告诉我吗?”  被他的诚恳真切所慑,尹宪有些不自在,想了想试探性地说出自己的感觉,  “我只是觉得,在我们之间有一种藕断丝连的感觉,始终都存在着,而且我有预感,即使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消失,”  这就是他们彼此选择的理由,不是别的,就是一种感觉,虽然在她的认知里,他们的关系里还多了一些别的东西,如果说是倦怠,可是谁也没有放手的打算。如果说是热恋,又少了些许温度。是因为时间上的交叉,不在身边的原因吗?还是因为太熟悉了,混淆了亲情友情在其中?  这是一种奇妙的同频,如果是旁人在侧一定听不明白她的意思,他却很了解那种感觉,好像被一根看不见的绳索紧紧束缚的两人,想要逃脱又舍不得,想要更进一步又感到窒息与恐慌,如果问会感到痛苦,难以忍受吗?不,他们早就习惯了彼此的存在,这是毫无异议的一致。  她的言辞恳切,可越是真诚,他的心就越慌乱,好像重新认识了她一遍似的,他不知道他想做什么,被她乌压压的青丝吸引了注意力,那发丝柔韧而顺直,就像她的性子一样。  十指漫无目的地在瓷白的肌肤间游走,忽然四目交接,在她的眼睛里,他看到了自己的模样,有些混沌,有些莽撞,还有些茫然无助。  她纯然的目光看得他指尖有些发烫,那那么一个瞬间,他有种冲动,急切地想要打破桎梏,和她进入下一段关系里,他想把她揉进身体里,想要完全得到她,也想完全属于她!可是那样想以后,随之而来的怯懦,畏惧,不安瞬间席卷了他。这太危险,也太荒谬了,这种收敛和自制好像是他的脑中天然形成的自动装置,一旦想要跨过当前的状态进入下一个环节时就会自动启动。  你在怕什么?  她的心智独立,r体也已经成熟,正在为他摇曳绽放,而他,也早已用事实证明了可以抵御诱惑,能够为自己的行为负起责任。  他们两情相悦,他们正值大好时光,他们青春犹在,他们早早经历了社会的洗炼,他们遇见的不早也不晚,他们的爱情来的刚刚好。  对阿,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他只是不相信誓言,也不相信人心。  有时他会希望自己能永远保护她,希望她永远不要变,不要变得像身边那些面目相似的人一样,失去了澄净的心。可是这世上最易变的就是人心,如果变的那个人是他呢?如果最终伤害她的人是他呢?  他想用对待别人的方式对待她,可是酝酿太久,却发现她太特殊了,那些熟捻的转圜的话,在她的面前,竟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宪宪、宪宪…”  她的名字在唇齿间呢喃,旖旎,动情,敬畏,谨慎,无奈…  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虚虚地吻了吻她的眼睛。  他一直记得她曾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成人的瞳孔比少年时有些许的浑浊,好像用了两天的镜面上落了点灰,可是这仍是那双他所熟悉的眼睛。  女孩却因为他的靠近她下意识阂上了眼睛,就像受惊的蝴蝶扑闪的翅膀。  他很想她不要眨眼,仿佛这种反应是对他触碰的一种抵抗。  他抬起手,却发现她刚好微扬起头。  她侧耳倾听,好像在问你怎么了?却没有留意到他的欲言又止,哽咽难言。  这天,尹宪去出版社洽谈事宜,编辑办公室的大门紧闭,在走廊等待的功夫看到一个女生座位旁边露出的唱片封面,她自来熟地搭讪道,  “你也听关关的歌啊,他的新歌你听了吗?就是氐愁。”  女孩也好像老朋友一样自然地接上了话,一边说着一边从抽屉里拿出了氐愁的专辑,  “听过呀,上周一出我就买了,这一张专辑的质量特别好。”  “那这首歌的mv你有没有看过啊。”尹宪问她,仔细留心她的回答。  女孩道,“昨天的电视里还在放呢,那个男演员也不知道是谁,我们在关关吧里都在问,选角真神了,好像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样,拍出了电影的质感。”  尹宪心里得意,把自己早就想好的话告诉她,“是啊,我也好奇他是谁呢,特意查了他的资料,原来他是个演员!跟关关一样,两人都是华隆的艺人,他最近也出了新歌,叫笑叹声,还挺好听的,对了,我身上还带着一张,可以送给你听。”  她刚把唱片放下,还没来得及给她分析分析唱片的封面构图,夸赞夸赞他是多么的有才华,有天赋!编辑办公室的门就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和她招手。  “阿,我先有事了,你记得听哦!一定会喜欢的,超好听!”  也许是心情愉悦的缘故,她觉得连带编辑看她的目光都和蔼可亲。  “小姑娘做的蛮好阿,有好多读者来信还提到呢,说她的孩子喜欢看,对了,这里都是给你的信,你带回去吧。”编辑不吝鼓励道。  尹宪接过信,惊喜得手都有些颤抖。  编辑继续说道,“只是刚开始连载,信还比较少,等连载完了数据就上来了,别担心。”  数据什么的她倒是不贪心,能顺利签约到现在有人支持,这一切跟一个月前的自己相比已经很了不起了,于是说道,“这么快就有成绩我已经很知足了。”  “有没有想过开签售会?”编辑忽然问她。  “没有。”  “现在可以想了,等月底销量成绩出来,我跟老板提一提,应该没问题的。”编辑道。  “那我需要做什么准备吗?”她的精神为之一振。  “不用不用,这是好事,别有压力。不过下一本你打算写点什么呀。”编辑问道。  “唔,我还没想好。”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听到自己的作品被人期待着,喜爱着,感动着,她又怎能不激动呢?此刻她忽然很理解明星对于粉丝的心情,她虽然不是什么大明星,可是职责所在,一股豪情壮志也油然而生,想要创造价值,反馈社会。  她的大脑转动起来,考虑到编辑所说内容的可行性,打算一鼓作气,策划第二本漫画的创作。  “那回去慢慢想,我就不留你啦,这两天出版社搞了个比赛,看稿子看得我头都大了。”编辑的桌子上凌乱异常,可见其所言非虚。  “好的,那我不打扰您了,这就先走了哈。”  和编辑聊好出版事宜后尹宪从出版社走出来,她的手里拿着一叠信,刚想拆开看,却发现迎面走来一个熟悉的人——竟是谢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