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被撩了

丢骆驼的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原本尹宪就是想问一些关于漫画出版的事情,看到路边有书店,便就近停了下来,也许这里能找到她想要的答案也不一定。

    “我们这里很久之前就没有出版业务了,着急的话你可以去出版社,或者印刷公司看看,对了,你等一下,”招呼她的女孩从柜台内翻出几张名片递给她,“你可以试着打电过去问问,这名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到这里的,希望能对你有用。”

    尹宪接过来连声道谢,看了眼名片上的抬头,心里却对一个个张总李总的名字感到不安,这里面会有打开她人生新篇章的钥匙吗?

    谢采又打了一通电话追问,他正站在路口张望,这里确实是文昌路没错啊,烦躁难耐时正看到尹宪从一家书店出来,急忙挂断电话笑嘻嘻地追了上去。

    “美女!等一下!”

    尹宪被人拍了肩膀,下意识回过头,这是个长相阴柔的弱质少年,他的皮肤很白,有种病态的青白色,笑起来眼睛弯成了月牙,鼻梁纤细,微微有些偏斜,最抢眼的是一对招风耳,显得聪明又外向。

    “你认识我吗?”她有些困惑,自己的记忆里并没有关于这个人的印象啊。

    “我们在华隆见过面,你的画板还是我帮你捡的呢。”对于被她抛在脑后谢采似乎全然没有放在心上,兴高采烈地解释着两个人的渊源。

    尹宪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心里正有些抱歉,只是还没等她说几句宽慰的话,对方却径直拉住了她的手,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尹宪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触电似的挣脱了,气得脸色通红。

    “你别介意,其实我想说的是,你真的很美,”毫不介意被甩开的手,少年甚至夸赞起她来,毕竟还没有哪个女孩会对别人夸赞自己的美貌无动于衷。

    却不知他恰恰遇到的就是那一个例外,他的这番作态落在尹宪的眼里不仅没有增添丝毫好感,反而被定性为轻浮无礼。

    “谢谢你,不过你太客气了,我只是个普通女孩。”尹宪冷淡道,不想再理他,打算径直离开。却不妨他像个狗皮膏药似的跟在她身边。

    她的步伐原本就不快,谢采轻而易举地把控着速度,导致她无论如何也逃不出他的频率里,气得她停下来看他还有什么招数。

    “噢,你平时不出门吗?还是你其实一个人住?所以没有男友夸赞你的美貌?”他还在自以为风流地挑逗她。

    原来对方根本没有意识到她在生气,甚至有可能还在臆想她是害羞了或者欲拒还迎。她的内心深深叹了口气,抬头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你对每个女孩都会说这些话吗?”

    “怎么会?这些话我绝不会对第二个女孩说过。”谢采不假思索,表忠心的话脱口而出,似乎对于这种问题早已得心应手。

    尹宪却为他油腻的应对以及无法沟通的智商心累,一时竟无言以对。

    “那我可以约你了吗?”少年以为通过了她的“考验”,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因为他厚颜无耻地步步紧逼而愤怒,尹宪的脸涨得通红,可是她的修养又让她无法口出恶言。

    “这位先生,您真的要听实话吗?”

    她抬起头眼睛直直的看着他,女孩的声音并不大,可她的眼神让谢采竟第一次有了退让之意,不是咄咄逼人,也不是虚张声势,而是一种悲愤,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竟会让这样一个纯白的女孩子产生这样的表情。

    “当然。”谢采讷讷点头。

    “首先,当我问你这种话对别人也说过吗,你立刻就回答了我对吗?”尹宪问道。

    他点点头。

    “如果真正喜欢一个人,付出的感情被喜欢的人质疑,他第一个反应应该是伤心,是委屈,觉得真心被辜负,而不是油嘴滑舌,捡别人爱听的来说!”这也是她最反感的地方!看他被戳破羞恼着想要辩解的模样,尹宪打断了他的话,

    “最重要的是,你的大部分问题对于一个只是陌路关系的人来说有些过分了。”

    他尴尬了片刻,便面色如常地对她笑道,“陌路这个词太有距离了吧,我觉得你只是太封闭自己了,我们可以试着做好朋友,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关系不会有变化?”

    “当然,我确定,到此为止。”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好在这回他并没有追上来。

    要说他油腻轻佻,可他的笑容却很真诚执着,可看到他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似乎没有一点羞耻心,这种种的矛盾让尹宪莫名地感到不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看着她离开,谢采想到她刚刚从书局出来,于是折返回了书局,问明她的来意,得之她想要投稿作品,心里便有了主意,于是以男友的身份和工作人员要到了她登记的地址和联系方式。

    “喂,你们谁有出版社的关系?”

    等到来人陆续坐上桌,谢采作为此次聚会的召集人开始发话。

    他其实有点不高兴,自己原本一共叫了五六个人,大家嘴上都答应的好好的,可临了却只来了两个人,一个是游手好闲的金鹏,一个是刚好在附近没事干的公子哥卢公一,早知道就不用花额外的钱了,白订了这么大的包厢。

    “又搞什么新花样?”刚染了一头白毛的金鹏说道。

    “帮你不是不可以,不过得让我们过过目。”这回说话的是卢公一。

    谢采有些犹豫地掏出手机,拿出上次分别后偷拍的一个背影。

    “嘁、什么鬼啊,连个正脸都没有?!”金鹏没看到自己期望的波涛汹涌,怒骂道。

    “有的看就不错了,我也才见过两次面好不好。”谢采对他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径很不赞同。

    “我说最近老地方都没看到你,原来开始吃‘素’了。”卢公一也讥笑他,这裹得严严实实的打扮怎么也不像几人一贯的口味,是拿他们开涮呢。

    一个两个都这么没眼光!谢采正色道,“素?你们觉得什么样的人最美?”

    两人面面相觑,被他突如其来的提问打得猝不及防,还是个范围这么大的题。

    “我看你现在倒是越来越有你姨的风范了,怪唬人的。”卢公一嗤笑。

    “有什么高见,别卖关子了。”金鹏也附和道。

    “你们说韦子佳不美吗?”谢采忽然提了一个问题。

    喜欢她的说她真性情,不喜欢她的说她蔫儿坏,否则怎么每次新闻上跟人起争执最后都是别人倒霉,她总能全身而退,要说巧合的话竟没有一次例外,未免太巧合了吧。可要说她不美,琼鼻杏眼瓜子脸,巨r细腰大长腿,即使是黑粉头子也不会睁着眼睛说瞎话。

    “美。”两人点头承认。

    “那她的美是视觉冲击还是怦然心动?”谢采问道。

    “你是说她让你怦然心动了?”金鹏挤眉弄眼道。

    “你以为谁都跟你们似的,我已经过了看个沟就兴奋的年纪了,千帆过尽

    卢公一撇嘴,对他的吹嘘不以为然。

    “那你们喜欢她吗?我当然知道要是送上门儿的你们不可能不喜欢,可是这种喜欢不是那种喜欢,你们说,为什么都认同是美人,对她的争议却那么多?”

    讨论起女人来,谁也不比他们来劲,几人立刻七嘴八舌地说起来。

    金鹏—“她就是烂戏的代名词。”

    卢公一—“曝光太多,看腻了?”

    金鹏—“太作,太假,没内涵的女人再美也扛不住。”

    卢公一—“绯闻太多,别人玩剩下的?”

    …

    谢采对他们的回答都不满意,频频摇头,眼看两人失去耐心,不想再看他摆出高深莫测的姿态,忙开口解惑,

    “她的问题在于‘美而自知’。”

    ???两脸懵逼。

    什么鬼?

    “一旦一个美人意识到自己是个美人以后,她的美就大打了折扣。好像一座已经被洗劫一空的宝藏,让人索然无味。”谢采看向几人,“你们自己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有深度。”卢公一心里却觉得他绕了一大圈就是想给自己挽尊,不仅不打击他反而给他捧场,“所以,你的意思是想开发新大陆?”说了这么多原来是个雏…

    “我明白了,谢小哥是想玩养成?”金鹏道,他知道有一类人阅尽千帆后想返璞归真,找些单纯没见过世面的,这个谢采大约开始好这一口了。

    可这正是猎艳的乐趣阿…

    “兄弟以后脱单就指望你了!”金鹏兴奋地和他勾肩搭背起来,他的夜生活想要丰富多彩,可得扒着他些。

    “你这说的我都硬了,关系嘛,没什么问题,等你弄张正脸在谈。”卢公一道。

    “等她上钩,什么照片搞不到?高清□□的都有!”金鹏想起几人曾经分享的“系列作品集”,猥琐地笑了起来。

    “去去去,我们来说点正经的…”谢采及时扭回了正题。

    没过几天,尹宪便从谢采那儿得到了出版社的联系途径,虽然有些疑惑对方的用心,可也抱着宁可试试也不要错过的心态主动联系了几家,把作品发过去后等待对方的回复。

    躺在床上,她似乎能够理解顾玉成所说的离家的自由感。可是这是真正的自由,是永远的自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