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冲突

师滢滢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走。”砸完后,她拍拍屁股走人了,飘然而去,只留下一室惶恐不安的下人。

    当陈家人听到这一消息时,全都震惊的瞪大眼晴,不敢置信。

    “你说什么?她砸了小厨房?”陈老夫人瞠目结舌,万万没料到她会如此猖狂。

    江嬷嬷满头冷汗,小心翼翼的回道,“是,大小姐气势汹汹,谁都不敢拦,还说……”

    她不敢说下去了,脸色惨白,受了极大的惊吓。

    陈老夫人怒喝一声,“说什么?”

    江嬷嬷犹豫了一下,战战兢兢的禀道,“说,本小姐不能吃,那谁都别想吃。”

    室内一片寂静,大长公主嘴角轻扬,溢出一丝得意的笑。死丫头,活的不耐烦了。

    陈老夫人气坏了,老脸涨的通红,“混账,平儿,这就是你最心爱的宝贝女儿,气死我了。”

    陈平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她人呢?在哪里?把她叫过来。”

    大长公主阴冷的声音响起,“告诉她,躲起来也没用,赶紧过来磕头认错吧。”

    “这……”江嬷嬷低着头,索索发抖。

    “怎么不去?”大长公主不耐烦的怒喝道。

    江嬷嬷想哭的心都有了,她居然以为自己制得了那个女孩子。

    “大小姐……出府了。”

    陈老夫人一呆,气恼攻心,“什么?你们怎么就不拦住她?”

    “奴婢拦不住啊。”江嬷嬷哪里敢拦?那份遇神杀神的锐气太吓人了。

    陈平愤怒的直拍桌案,“逆女,派人把她抓回来。”

    “是。”

    ……

    繁华的街头,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不愧是帝都,气象万千,道路宽阔,两边的店铺古色古香,很是精致。

    漫步在街头,琳琅的心情很不错,左顾右盼,一双美目流连在各色的店铺招牌上。

    小莲跟在她后面,胆战心惊,“小姐,我们是不是闯祸了?”

    琳琅快步走到路边的摊子,是个小小的馄饨铺,两张小桌子,一对夫妻忙碌着。

    “有我呢,怕什么?”琳琅早就饿的咕咕叫,跟老板要了两碗小馄饨,老板见她衣着华丽,知道不是普通人,特别的恭谨。

    一只只饱满的小馄饨晶莹剔透,翠绿的香葱和蛋花浮在上面,香气扑鼻。

    吃了一口,满口余香,入口就化,琳琅眯起眼晴,很是享受。

    “好好吃,再来一碗。”

    见她吃的开心,小莲挥了挥脑袋将担心抛到脑后,算了,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怕啥呢。

    琳琅吃了两碗,才心满意足的放下碗,付了账悠然离开。

    走着走着,琳琅停了脚步,看着一家店铺,很是专注。

    小莲茫然的看过去,是一家银楼,宝华楼。“小姐,您要买首饰?”

    琳琅快步走了进去,笑眯眯的说,“自己挑,看中了就买下来。”

    “谢谢小姐。”小莲的眼睛一亮,没有不爱美的女孩子。

    掌柜的迎了上来,琳琅直接了当的说道,“把你家最好最贵的首饰拿出来。”

    掌柜看了她几眼,虽然年纪小,但衣着打扮都不是凡品,立马拿出一盘子首饰,双手奉上,琳琅随手翻了翻,看上了一支蝴蝶蓝玉流苏钗,钗头含着一颗璀璨明珠,雅致清灵。

    还有一只沁翠的手镯,玉色润泽,触手温软,说不出的舒服。

    还挑了一套珍珠首饰,二十四件配套的,在阳光下光华四溢。

    又挑了一套红宝石首饰,精致华美到了极点,亮的炫目。

    “就要这几样,还有这这这,都包起来。”琳琅另挑了几件首饰,豪气冲天。

    小莲看的目不转睛,看什么都好,都不知该怎么挑选了,琳琅作主帮她挑了几件,一股脑的让掌柜打包。

    掌柜乐的不行,眼睛都眯了起来,“是是,一共五千二百两。”

    琳琅掏出一张银票,“好,这二百两是定金,这门牌拿着,去镇南侯府支钱,东西一并送回去。”

    这种时候当然要坑镇南侯府哟,不坑白不坑。

    掌柜愣了一下,“您是镇南侯府的人?”

    琳琅微微一笑,优雅又端庄,展露大家风范,小莲在旁边介绍道,“这是镇南侯府的大小姐,真正的嫡长女。”

    忽然一道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就是刚回来的侯府千金?哼,谁知道是不是野种呢?”

    一对衣着华贵的男女走进来,年纪十几岁左右,男俊女美,颇为出众,但女孩子面露不屑之色,看着琳琅的眼神充满了浓浓的轻视和敌意。

    琳琅也不生气,不慌不忙的顶回去,“你是不是野种,我不知道,别人都不知道,只有你娘知道。”

    凉凉的一句话刺的锦衣女子勃然大怒,“你什么意思?”

    身边的男子连忙拉住她的胳膊,冲她使了个眼色,“小妹,不要胡闹,陈大小姐,舍妹年幼不懂事,请多包涵。”

    他们是程玉良程臣相的孙子孙女,都是嫡出,眼高于顶,尤其是嫡孙女程娇娇,更是捧在手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宠出了一身骄纵。

    “不小了,最起码比我大,还要我包涵?”琳琅并不吃这一套,她从来都不是以德报怨的人。

    ”你……“程娇娇被气的满面通红,她第一次遇到全然不买她账的人。

    要知道,她的祖父是堂堂大臣相,连那些皇子公主对她都是客客气气的。

    她很想发作,但接收到兄长的眼神,不得不忍了下来。

    “你一个落魄的野丫头,哪来这么多钱买首饰?”

    琳琅懒的跟她吵架,嫌太LOW,“这位公子,你家有仇人吗?”

    程子朗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什么?”

    琳琅一本正经的道,“有仇家的话,强烈建议将你妹嫁给他家,保管鸡犬不宁,永无宁日。”

    “噗哧。”站在一边的小莲笑喷了。

    程娇娇不禁恼羞成怒,气的嘴巴都歪了,“谁敢笑我?给我打。”

    琳琅上前一步,将小莲护在身后,笑的特别大声,“哈哈哈,就笑你了,怎么着?你确定要跟陈家结怨吗?”

    程娇娇恶狠狠的瞪着她,“陈家的人都不喜欢你,得意什么?我要是出手,他们肯定会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