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 大结局

机械键盘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连忙冲了过来,将棋局中间飞出来的东西抓到了手中。慕容月依稀之间看见了,那似乎是一颗翠玉色的东西。小姑娘拿到之后,便一口吞了下去。

    然后,便匆忙的逃走了一般。在走的时候,她还丢给了慕容月一枚钥匙。

    慕容月看着手中的钥匙,可还不等打量个清楚呢,只觉得身下忽然的朝着下面陷了下去。慕容月顿时一慌,然后这地面就塌陷了。

    下方是万丈深渊。

    慕容月身体朝着下面坠落。

    “阿月!”

    凤漓此时也站不稳,但是却并不在意,他连忙抓住了慕容月的手。此时他那边也已经快要裂开了。慕容月皱眉,一把将钥匙丢在了他的面前:“带着钥匙滚。”

    “我不走。”凤漓说着,将钥匙丢给了其他的人。

    然而当众人要打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那扇门似乎并不是出口。这里整个好像是封闭的一样。

    “皇嫂!”无忧公主这边也着急的很,整个人都站不稳了,其他人更是如此。于是她连忙喊道:“玉!帮我找到一块玉石!帮我找到!

    不然我们怕是都要死在这儿了!这儿马上就要塌陷了。”

    无忧公主的喊声落下,凤漓与慕容月这边,却是塌陷的更厉害了。

    “你快些松开我。”慕容月也着急了。

    “我不松开。当日我没抓住,今天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松开的。阿月……当日我真的……”

    “我知道了!我原谅你了!所以你快松开我!”慕容月着急的喊道。

    凤漓闻言,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来。然而下一秒,慕容月却是拿着一把匕首,狠狠的扎在了他的手上,凤漓吃痛,条件反射性的松开了手。

    眼看着女子便掉了下去,凤漓二话不说,也跟着跳了下去。

    “慕容月!”

    “皇嫂!”

    边上,无忧公主和白明玉喊道。而此时他们那边,竟然也开始掉落下去。

    慕容月难以置信的看着凤漓,这个人是疯了吗?为什么不走?为什么一定要跟着她一起掉下来?

    “阿月……我从未变过心。”凤漓说道。人也在空中抱住了慕容月,慕容月一愣,就在她想要说话的时候,却发现凤漓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转了个位置,让他自己先着地。

    慕容月顿时脸色惨白:“阿漓!你……”

    话音没落,两个人噗通,竟然都落在了水中,而其他的人,竟然也是一般落在了水中。此时上面已经彻底的塌陷了。

    众人从水中爬上来,却发现这里,竟然也是一块地面。

    而在这水的边上,还有一块水晶石头,上面是一片白色,只有一旁刻着几个字:天门之秘。

    无忧公主走到这块石头的面前,神色复杂。而后她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缓缓的割破了自己的手,将自己的血,落在了上面。

    渐渐地,上面浮现出了金色的字体。

    而由此,众人方才明白,天门……到底是什么。

    从一开始出现的天门,一直到现在众人所追寻的东西,还有,天门那个组织,以及刚刚那个小姑娘所追寻的东西,都只是一个。

    便是长生不老。

    据说在不知多久以前,这世上,曾有过陆地仙人。那个仙人在消失之前,留下的最后一样东西,便是一方棋盘。

    据说这棋盘之中,有他为有缘之人留下的长生丹药。

    由此,开启了最初的天门。

    天门第一个主人,得了这棋盘之后,建造了地宫,建造了天门。利用天门的强大,想要得到其中的宝物。可却是失败了。

    于是渐渐地,这成为了每一个天门主人,都想要得到的东西。

    而这枚水晶石,则是有天门后人之中的一支,因为不愿意继续再看罪孽,所以逃走了。在逃走之前,他们刻下了这些。

    并且在此处留下了逃生的地方。

    此处,只可为那一支后人驱使。只有他们,才有资格带着人离开,有资格知道真相。

    这世上真的会有仙人吗?

    慕容月不知道,不过无奇不有,也许是有的吧。那个小姑娘拿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她也不知道。此刻她也并不在意。

    上面,宝藏不断的落了下来。

    慕容月看着,心中却并没有什么波动。手被身边的人拉着,慕容月只觉得她空洞了整整三年的心,终于被填满了一般。

    看着身边的凤漓。大概……她明白了什么才是她眼中真正的宝物。

    不管华丽之物如何动人,终究比不过心上人。

    “凤漓,你已经不再想做皇帝了吧?”

    “皇位虽好,却并非我所愿。”

    “那你也不需要做王爷了吧?”

    “当然,只要你原谅我。”

    “你看这地宫好吗?”慕容月又问道。

    凤漓闻言,点了点头:“只要和你一起,在哪里都好。”

    “那日后,我们便住在这里吧。”说完,慕容月又看向了无忧公主:“无忧,我从你这儿得到了所谓的真相,你告诉我,这里的通道在哪里吧。

    等你们走后,我们便留在这里了。

    也许哪一日高兴,会出去看你的。”

    慕容月笑呵呵的说道。眼中也再无刚刚进来的时候,那种戾气。

    无忧公主没想到慕容月竟然要留在这儿,不过她也不在意,于是点头道:“皇嫂的要求,我自然同意。这条河水的另一端,便是出口。

    而出口的钥匙……”

    无忧公主说着,从头上拔下了金簪:“便是此物,或者是我的血。”

    众人在这捡了许多掉下来的宝物。

    在要渡船离开之前,都看向了慕容月还有凤漓。

    无忧公主忍不住道:“皇嫂……你真的……”

    “我已经做了决定,将此物,交给他吧。”慕容月当然知道无忧公主想问的是什么,大概是想要问问,她是不是真的只选择了凤漓,而非凤卿。

    慕容月说话间,将一封信交到了无忧的手中。

    这是早在来地宫之前,她便写好的,只等着复仇之后,便将此物交给他,然后自己潇洒天地间。如今,亦然。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是比现在,更加好的。

    无忧公主接了信。然后带着众人离开了。

    看着慕容月那坦然的样子,心中松了口气。不管如何,只要皇嫂开心。那便足够了。

    众人距离这地宫越来越远,而当众人出去之后,这地宫,就好像是黄粱一梦一般。

    无忧公主在离开这里之后,便去了当初与凤卿约定好的地方。这里,只有他一人,依旧是那一身白衣,一把长琴。

    他见到无忧公主一人过来,凤眸之中露出些许的失望。

    “她终究,还是没来。”

    “这是皇嫂送你的信。”无忧公主与凤卿说起了地宫的事情,而后又将这封信给了凤卿。凤卿展开信,只见到上面只写了一句话:此生负君,只余愧疚。若有来生,愿再无相见之事。

    凤卿看着这封信,骤然笑开了。

    “皇兄?”无忧公主愣住。

    凤卿却是将信丢下了,他看向了无忧公主道:“在我离开皇城的时候,我下了圣旨。若是我归去,那么一切照旧。

    若是我不曾归去,那么皇位,归为五皇弟。

    因她,我要皇位。想要给她世上最好的。无她,这世上与我来说,没有什么值得去争。”

    男子话音落下,转身离开了。毫无留恋。

    情之所起,终还是各有千秋,而情之所钟,必是因生死相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