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血色的庆祝

白悠悠叶名琛小说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董明没有办法理解叶名琛的痛。

    那天从白氏出来以后,他就一直陪着叶名琛,在“临安邸”整整呆了一个下午。他坐着,而叶名琛,就在大门口站着。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个下午。

    “她喜欢在餐厅的桌上摆一束鲜花,每一天都要换新鲜的。她不喜欢什么香水,就喜欢家里有些鲜花的香味。还有那里,那里摆着我们俩唯一的一张合照,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弄来的,她还特意弄了个相框,每天都要看好几遍,看着看着就会傻笑……”叶名琛向董明细数了许许多多七年来她和白悠悠的点点滴滴。

    董明这才发现,原来不是不爱,在仇恨伪装下的爱意原来是这样的深刻。在不知不觉中,叶名琛和白悠悠已经密不可分了。

    可他没有办法放任,叶名琛这样的消沉。

    “阿琛,你想想妤戈,你和妤戈才是天生的一对,白悠悠不过是你生命里的过客,她不过是个小三,现在她走了,你该怀念的是妤戈,不是她。”

    “是吗?是白悠悠毁了我的爱情,是她毁了我的人生,不是我对不起她。”叶名琛问道,既像是在问董明,又像是在问自己。

    “是的。”董明嘴上这么说,心却是不住地颤抖。妤戈去世的时候,叶名琛也没有这样。为什么偏偏是白悠悠。

    “那我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叶名琛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庆祝我终于摆脱了那个女人。”

    ……

    董明后悔了,他不应该带着叶名琛来天上人间发泄。

    叶名琛那根本不是发泄,而是自虐。

    “干杯,白悠悠终于死了,终于死了……”

    在叶名琛不知第几次重复这句话的时候,董明终于忍无可忍。

    他一把抢过叶名琛手中的酒瓶,“够了,你这是庆祝吗?你这是开心吗?你为了这么个女人,你值得吗?”

    “你把酒还给我,还给我,我们继续喝。”叶名琛夺回董明手中的酒瓶。

    “你闹够了没有?”

    “没有!”

    董明和叶名琛僵持不下。

    “我永远都欠了白悠悠的,我叶名琛永远都欠了白悠悠一条命。”

    这是叶名琛醉的不省人事之前,董明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

    “董明,我想去一趟‘西沙屿’。公司最近的事情你先处理一下。”第二天清醒的叶名琛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平静,“还有你告诉宁淑一声,白氏依旧姓白,希望她可以好好经营。”

    董明惊讶地看着眼前好像“恢复”了的叶名琛,生怕他再出什么状况。

    “我陪你去吧。”董明不放心。

    叶名琛拒绝了他,“不用了,我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不会有事的。”

    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

    那时的董明只以为叶名琛是想去散散心,也就没有多想。毕竟叶名琛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会出什么事情。不至于像个小女人一样,死了另一半就哭哭啼啼,寻死觅活。

    他没有想到,几天后,他接到的却是医院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