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槟榔西施(2)

好色男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无奈小诗被驾驶牢牢架住,怎么挣扎都徒然无功,坐在副驾驶那人,整个人跪坐在椅子上,对着小诗美艳动人的脸蛋不停的搓动着,只见他竭力嘶喊:啊我我要了

    头瞬间膨胀前端不停的出白色的噁心体,白浊的浓在空中化成一道完美的曲线,突发的状况让小诗措手不及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不偏不倚的喷的她满脸都是,秀发、眼睛全都无可倖免,小诗大声尖叫:啊那驾驶怕引来其他的人侧目,放手松脱了小诗,小诗挣扎时使劲过猛整个重心不稳人跌坐在地,货车司机嘻嘻哈哈地笑道:小姐爽吧

    小诗不停的用手擦拭满目疮痍的脸蛋,怒骂说:你们变态去死啦。

    那司机嘻皮笑脸丢了五百元给她,便摇上车窗扬长而去,小诗气急败坏的冲进化妆室,在盥洗台前不停的泼水沖洗惨不忍睹脸庞,嘴中不停咒骂那两人不得好死,清洗了差不多,小诗拿起皮包中的梳子将头发梳理了一下,这是外头则传来:现在是怎样怎么没人顾店。

    小诗赶忙出来看看,只见三位彪形大汉,体格壮硕,走在前头的那位就是老闆,他见了小诗感到有些好奇:你是谁佩瑜人呢

    小诗见他们神恶煞的模样,显的有些畏惧:佩瑜今天有事我替她带下班。

    老闆点点头说:这样啊

    这几人都是满脸横、浑身刺青,小诗是畏惧到极点了,陪笑道:老闆没事那我先出去了。

    谁知老闆竟喊住了她:小姐等等。

    小诗对这群满身刺青的凶神恶煞是畏惧到极点了,忽然被他给叫住,小诗是吓的心脏都快停了,心想他该不会想对自己怎么样吧只见老闆缓缓的说:如果等下有人来找我你带他进后面的小房间。

    小诗这才松了口气,回过身答说:是的我知道了。

    小诗看看时间已经四点多,心想只要再一各多小时就可脱离这鬼地方了,小诗哀伤地叹了口气为佩瑜感到不值,他以前所认识的那位聪明聪明伶俐的女孩子竟沦落至此目,真是不甚唏嘘。约莫过了30分钟,槟榔摊前停了部宾士车,小诗立即上前去招呼,谁知从车上下来了四位彪形大汉,其中某位拿皮箱像小诗问说:喂你们老闆在不在

    小诗心想这因该就是老闆的客人吧她点点头陪笑道:在来,我带你们进去。

    小诗心想那皮箱中也不知装了些什么看他们神秘兮兮,肯定有鬼,但她也知这些人绝非善类,心想反正不关自己的事还是少招惹为妙,小诗礼貌的敲敲门:老闆有人找你。

    老闆见状随即开门让他们进来,老闆热情的招呼说:李董你来啦。

    他又回过身对小诗说:喂新来的,去帮拿柜子上头那罐茶叶。

    听老闆这么说小诗赶忙的过去拿茶叶,当他递给老闆时,只见一群人冲了进来手上都拿着枪,大喝说:警察全部不准动,手给我举起来。

    小诗长这么大何曾见过如此大场面,她是吓的半死双手惊恐的高举,嘴中念念有词的说:我是无辜的,我是无辜的。

    里头有人想反抗但随即立刻被警方的优势的警力给制服,其中有人打开那皮箱,里头全是一包包的粉状物,那人交给了位看似头头的人物:组长你看全是白粉。

    那组长瞪了李董一眼:李董我看这次人赃俱获,我看你怎么狡辩脱罪。全给我带回去。

    小诗这才惊觉事态的严重,她竟无辜的卷入了场毒品交易,小诗连忙喊冤地说:警察大人我是无辜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老闆也帮腔说:没错这小姐是新来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只见那组长冷酷德说:废话少说,全给带走。

    谁知倒楣事竟接踵而来,她竟被带回昨日去备案的那间警局,她想起那副座的恶行恶状不禁恨的咬牙切齿,但自己昨日也狠狠的了踹他的子孙袋也算是报了仇,但谁知冤家路窄竟这么快就碰上了,也不知那副座会不会来各公报私仇

    小诗被带回后随即被侦讯,但好巧不巧,侦讯他的人竟是昨日汉他对骂那员警,那员警见到小诗也颇为吃惊,只见他得意笑说:嘿嘿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小诗是尴尬德说不出话来,员警鄙的说:瞧你的这身打扮就知你是再卖的,想不到竟还给我卖毒,昨日还给我假正经。

    小诗闻言是气炸了:喂你别乱讲,我是无辜的。

    员警神色不屑拍桌大骂说的说:被抓进来的,十个有九个说他无辜。

    不管小诗怎么解释这员警就是不听,小诗气的撇过头去不跟他说话,谁知竟这么凑巧副座竟往这方向走来,两人四眼相望,副座满脸惊讶用手指着小诗,大声说:是你

    小诗见到他是吓的直冒冷汗,口中念念有词的说:完了完了

    副座约略问了下员警小诗是犯了什么罪,听那叫小赵的员警说完,副座不时对小诗露出诡谲的笑容,看的小诗心里直发毛,副座对那叫小赵的员警说:小赵这女的狡猾多端由我亲自审讯。

    上司都这么说了,那员警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副座蛮的扯着小诗的手腕,将她给拉进办公室内,副座关好门之后,回身笑着走向小诗,面对副座的步步进逼小诗吓的不知所措,满脸都是惊慌乞怜的神色,副座慢慢地将小诗逼到了墙角,小诗看到四周再无可避之地,惊恐的问说:你到底想怎样

    副座双手一摊,神色自若的说:放心我不会对你怎样的,我可是人民的保母呢。

    他又继续说:我怀疑你包包理藏毒,把包包给我拿过来。

    小诗心想心中无邪不怕鬼,便把包胞弟递给了他,副座接过后只见他东翻西找,最后乾脆将包包内的东西都给倒了出来,忽然他大喊说:你瞧这是什么这吓看你怎么狡辩。

    只见副座手上拿包粉末状的物品,在小诗眼前晃过,只见副座恐吓说:这下人赃俱获,你等着吃牢饭吧突发的状况小诗整个人吓的说不出话,她百思不解她包包理怎么有那样东西。

    她惊慌失措的拉着副座的手臂,眼泛泪光的解释说:长官那东西真的不是我的,我真的不知道它为何会在我包包里,你一定要相信我。

    副座视着小诗,轻抚她娇美如花的俏脸:好乖,别哭了,我相信你是事了。

    小诗听到事情有转机,不禁破涕为笑的感激说:真的嘛长官你你真是好人。

    只见副座露出不怀好议的笑容:可是我这样帮你,你要如何报答我。

    小诗对男人的心理可说是暸若指掌,见他那色样也知她再打自己的主意,小诗自知再劫难逃,不答应也不行,只见她故作娇憨的问说:你要我怎么报答你

    只见副座脸露狰狞之色的说:嘿嘿这还需要问吗

    副座将手伸到腰间,解开了自己的裤带,裤子脱落,露出了条异於常人的硕大,小诗惊呼一声,眼前的大傢伙可让她给吓坏了,肥直挺的大,少说也快20公分,浑圆硕大头胀的油油亮亮毫无皱褶,小诗心中是既惊又惧:天哪这未免也太大了

    副作笑着一步步逼近她的眼前,小诗惊恐的拧过头去,不敢观看,副作蛮的伸手捧住她的头,让小诗避无可避地直面他的,阵阵靡的腥臭味让小诗感到噁心极了,副座双手将小诗的头牢牢地捧紧,然后将让顶在了小诗秀美的樱唇上:给我舔

    小诗虽百般不愿,但此时的情势让她不得不从,她无奈的张开小嘴将那又状的给含了进去,轻轻的吸吮副座的头,香舌灵巧去舔弄冠菱沟,小诗熟练的技巧让副座是不断的呻吟叫好:哦发出愉快的呻吟:舔舔,使劲舔

    小诗的口技可是名不虚传,副座的在她的小嘴内,不断受到她的香舌的刺激,马眼上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酥痲感觉,副座托起了她的骄艳的脸庞调侃说:嘿嘿你技巧真是没话说,还说你不是在卖的

    被他这么调侃小诗不禁羞红了脸,要是在平常小诗早就反唇相讥了,但如今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头,谁叫自己有把柄在副座的手中,小诗也不得不忍气吞声。

    小诗对男人的心理可说是瞭如指掌,天下间的男人十之**只要在完后欲就会大大降低,到时就算他想在打什么坏主意,看副座的年纪想必也是力不从心,因此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让他赶快,灵活的香舌仔细而温柔轻舐,从的部,舔到头冠,沿着的敏感处来回滑动,小诗加速着吞吐,舌头也不停地在头上纠缠,一上一下激烈的吸吮。

    副座只觉得一阵温热酥麻,看着吸吮自己的美艳女子,一时兴起,用力按着小诗的头,不断悸动刹那间一泄如注,吐出浓稠的,小诗想要避开,却发现无法移动半分,只有任凭副座将全进自己的嘴里,副座完后,大喝说:吞下去。

    小诗想挣扎开,却丝毫动弹不得,只得无奈地吞下副座在嘴里的,副座这才满意地从小诗口中抽出,只见小诗秀发散乱,嘴边还溢出了些许的,小诗整个人狼狈不堪的跪倒在地上,用着手背擦拭着嘴角的余,副座拍拍小诗的头讚赏说:小妹妹表现的不错。

    小诗抬起头,慧黠的大眼凶狠的瞪视他,约莫过的半晌,小诗才悠悠的说:喂我可以去洗手间

    副座笑说:当然可以就算是犯人也是人。

    小诗听了火冒三丈,气的说不出话来:你

    副座又说:嘿嘿干嘛这么气,小心伤身子。

    小诗撇过头去不理他,副座比了比他后方的门说:你从这房间进去,里头有卫浴设备。

    小诗闻言随即拿起她的包包将东西给收了进去,头也不回往房间里走去,小诗浑圆微翘的雪臀如风摆柳荷,摇曳生姿,看的副座不禁心痒难耐,脑海中又开始打起了坏主意,小诗进了房间里头的傢俱可是一应俱全,小诗心想这副座还真懂的享受,竟如此奢侈浪费纳税人的税金,她进了浴室随即把们给锁上,赶紧打电话给我向我求救,我知道状况后立即打电话给我叔叔要他去搬救兵。

    小诗和我通完电话后整个人心情轻松不少,但口中阵阵腥臭苦涩的味道,让她感到噁心极了,她赶紧用手舀了点水不停的漱口,口中不停自言自语的诅咒副座不的好死,漱完口后,总觉得全身都黏腻腻地浑身都不对劲,她心想反正沐浴设备一应俱正好可以让她沖个凉。

    小诗又确认了一遍门锁有没有锁上,这才放心的脱去衣物,只见小诗白皙似雪的**上挺立着两座坚挺、柔嫩的双峰,秀挺如笋般耸立的玉羞涩地上翘更增添几分匀称的美感,淡墨柔软的毛轻掩着其下粉嫩紧闭的绯红幽谷,令人心驰神往,小诗拿起了莲蓬头一股的水流:哗哗的喷出,洒在了裸裎而美丽成熟的少女**上。

    水流顺着小诗白皙的玉颈,缓缓的流过她完美的膛,平坦的小腹,修长直挺的双腿,下体神秘的黑森林因濡湿而带上一颗颗透亮的小水珠,显得格外的黑亮。小诗挤了点沐浴用双手在前、腹部、大腿各处轻揉抹动泡沫。

    副座渐小诗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也跟着进了休息室,她轻轻走到浴室前,再把耳朵贴在门上细听,只听到水声潺潺,副座心想这女的神经也太大条了吧,都被抓了竟还心思沖澡淋浴,他脑海中开始不断的想像小诗的出水芙蓉的美景,越想是越热血沸腾,他敏捷得褪去全身的衣裤,从抽屉中拿出锁匙,轻声的把门给开了缓缓的涉步进内。

    只见浴室内烟雾弥漫,白茫茫中见到盘起头发的小诗轻轻松松地咧着歌,让水柱喷洒在身上按摩身体各部位,小诗的角度稍微背着副座,加上浴室这样的朦胧,小诗丝毫没有察觉副座的存在,如此香艳刺激的场景看的是副座兴奋的流着口水,小诗停了哼歌,缓缓拉开了淋浴的拉门,只见副座如饿虎扑羊般双手环抱着她,突发的状况吓的小诗花容失色、惊声尖叫:啊啊你怎么进来的你想做什么啊

    副座咧嘴的笑说:你说咧当然是干你啊。

    小诗听他着么说吓惊慌失措的挣扎,双脚踢的水花四溅,无奈她的双手都被副座紧扣着,本动弹不得,副座熟练地往小诗前探去,直接抚住那坚挺娇软的椒玩弄起来,副座讚扬说:嘿嘿小美人,你的身体真美,真是叫男人受不了。

    跨下的不停的在小诗小巧浑圆的雪臀上磨蹭,美臀上产生噁心怪异的感觉让小诗的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

    副座从后含住小诗如玉坠般的耳垂,阵阵轻轻啜咬,胯下更是不停在小诗花径洞口间磨转,双手手指紧捏住玉峰蓓

    阿庆淫传全文阅读

    蕾,在那不急不徐的玩弄,在副座灵巧的挑逗下,小诗被他玩弄得浑身酸软,全身**娇酥麻痒,美艳无伦的绝色丽靥羞得通红,尖上传来的如电麻般的刺激流遍了全身,从上身传向下体,直透进下身深处,小诗不由自主地娇吟:唔唔啊唔唔嗯哎

    小诗无力在躺副座的怀中轻轻颤抖,洁白无瑕晶莹如玉的**更是因为娇羞而染上了一层美丽的晕红,少女怀春、娇羞动人的模样简直是让副座兴奋莫名,他激动将小诗给抱出浴室将她给丢到床上去,副座如此蛮举动让小诗神智清醒了些,又在那不断的挣扎扭动,谁知副座竟凶残的对小诗使出擒拿术将她压制在床上,顺手手起床台边的手铐将她双手给铐了起来。

    小诗仰卧着被副座压在身下,双手也被副座拉在头顶上,无法动弹,副座满脸不怀好意着注视着小诗,妩媚娇艳的脸蛋,弯弯的细眉,樱桃似的小嘴,鲜红透亮,点缀了二排白玉般的小牙,皮肤雪白娇艳,柔细光滑,前两座高耸坚实的峰,虽是躺着,仍如覆碗般高高挺起,前那两颗淡红色蓓蕾般的尖,只有红豆般大小,周围如月晕般的晕呈现出淡淡的粉红色。

    看的副座垂涎欲滴都快要发狂,他情不自禁地抓住小诗秀挺的玉峰,肆意的玩弄起来,盈盈一握、绵软滑腻,让人爱不释手,副座还不停的强行亲吻小诗的桃腮,小诗极力挣扎避头侧开,但副座的嘴已经封住了小诗的柔唇,灵活的舌头撬开小诗的贝齿,软滑舌头紧紧小诗的香舌纠缠在一起。

    副座的手更是不断地肆虐着毫无防卫的峰,富有弹的玉不断被捏弄搓揉,饱满的房被紧紧掐捏,让小巧的尖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不断挑逗已高高翘立的尖。滑润弹十足的触感让副座心中不禁暗赞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尤物。

    面对如此煽情的挑逗,小诗不禁发出羞耻的呻吟声:啊尖挺的峰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面对如此感尤物,副座说什么也要让她臣服於自己的跨下,只见副座将头栽进小诗双腿间,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萋萋芳草掩映下神秘的幽谷,副座眼睛却贼兮兮地盯着小诗那神秘娇嫩的粉红细缝,感觉它早已早已湿滑不堪,情不自禁地探出软滑的舌头触碰那圣洁私处,温软的舌头在湿润花瓣上快速、灵巧地滑动,体质本就敏感的小诗那承受的起如此强烈的刺激,不断的呻吟求饶:嗯啊快住手嗯

    谁知这样反而更激起了副座的兽欲,他满腔燥热热欲火完全压抑不住,只见他架起小诗的晶莹雪白、粉雕玉琢的双腿,扶着那柔嫩的纤腰,热腾腾的丑恶对准嫣红的缝,口中低吼道:美人儿,老子马上就让你舒服。

    语毕便猛力向前挺进,副座的堪称是庞然大物,小诗的花径本就紧窄,忽然被如此庞然大物闯进他那受的了,只见她眉头紧皱,银牙咬碎,痛得玉体乱颤,口中不停的喊叫:啊痛快住手啊

    副座的初进入的时,只觉四肢百骸如触电般地震荡,窄狭的花径似乎在抵挡它的进入,但里头却有股难以抗拒的磁力,正在吸引着它,当副座那巨大的全部填入花瓣的裂缝内时,只觉有种说不出的温热柔软潮湿的感觉,紧紧的包围着他,彷佛要将他融化似,受到小诗爱的浸泡,花径中的棍越来越大,越来越充实、胀满小诗娇小紧窄的花径壁。

    副座开始轻抽缓,轻轻把抽出,又缓缓地顶入圣洁处女那火热幽深、娇小紧窄的花径,小诗先前的疼痛感以消失大半,取而代之的是种酥麻、触电般的感觉,此时小诗亦只能半推半就,浑力娇弱无力,微微娇喘,任凭副座蹂躏,副座疯狂的向小诗索吻,早已早已无力抗拒,副座的舌尖毫不费吹灰之力滑入小诗的嘴里,舌头缠绕她的舌尖,猛烈吸吮。

    再这同时,小诗感到深入的慢慢向外退出,竟有种奇妙的不舍感觉,副座逐渐加快了节奏,巨大的在小诗的缝中快速地进进出出,越来越狠、越重、越快,小诗是被他刺得欲仙欲死,心魂皆酥,浑圆细削的优美**不知所措地曲起、放下、抬高,任凭副座奸蹂躏,再让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刺激下,仙子般高贵清雅的美貌丽人急促地娇喘呻吟,她含羞无奈地娇啼婉转:唔嗯嗯嗯

    从原本的坚拒不从变为娇羞万般地挺送雪股、轻夹**、缓摆细腰,配合他的抽、冲刺,小诗的举动让副座大为振奋,他兴奋将小诗抱起,让小诗嫩藕般的玉臂搂住了他的脖子,只见副座得意的问说:小美人很舒服吧

    面对副座如此鄙的询问小诗不好意思的低着满面通红,副座得理不饶人的调侃说:哎呀不说是吧,那就不给你了。

    只见副座暂缓了攻势,刹那间,小诗只觉下体极端的空虚,虫行蚁爬般的搔痒,钻心撕肺的直往体内漫延,她虽然她极力压抑,但浓浓的春意,已尽写在她娇艳的面庞,副座可是老经验何尝会瞧不出来,他心中暗自盘算看来不用多久这小美人铁定会臣服在自己的下,副座不断使出拿手绝活若有似无的挑逗。

    片刻后,只见小诗娇艳的脸蛋上渗出了细细的一层香汗,娇哼细喘,**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如火,冰肌雪肤也渐渐开始灼热起来,下身玉沟中早已氾滥成灾,小诗被体内的欲火刺激得几近疯狂,阵阵酥麻的快感如浪涛般袭来,让小诗残存的最后一丝的理智已全盘崩溃,完完全全的沉醉在无边无际的梦幻欲火之中,只见小诗两眼朦胧,小嘴不住发出声声浪荡的娇喘:啊啊再进来一点

    **蚀骨的美感已让小诗从冰清玉洁的少女变成一个娇媚感得荡妇,副座见到到小诗这副娇柔媚态,不由心中欲火高涨,卯足马力卖命的顶耸。

    如云的秀发四散飘扬,莹白的背脊到浑圆微翘的雪臀延伸修长的美腿,形成绝美的曲线,水汪汪的双眸带着无尽的春意,微张的樱唇传来阵阵急喘,笔直修长的美腿羞涩的攀附在副座的腰桿上,副座见小诗这浪荡妖媚的模样,得意的开口问说:小美人,爽不爽老子我累了,要的话你自己来

    听到这么鄙邪的话语,小诗的脸更是红如蔻丹,羞得无地自容,但私处传来的阵阵酥麻的暖流,由下体深处缓缓昇起,那股酥酸麻痒的滋味可真是叫人难耐,小诗的柳腰不由得如蛇般款款摆动,副座满面春风的享受小诗的服侍,饱满秀挺的玉随着小诗的扭摆微微颤动,两点嫣红点缀其上。

    副座兴奋的双手托住怒耸娇挺的雪白双峰,手中的玉柔软滑腻弹十足,心中大呼过瘾,感,两手指夹住那粒嫣红玉润、娇小可爱的尖一阵揉搓,贪婪地享受小诗青春迷人的**。小诗那清丽娇艳的面容,无尽的媚态,还有那慧黠清秀的大眼,不同於往日的清澈,此刻正燃烧着熊熊的欲火,随着越来越高涨的情绪,两人相接之处不断溢出黏稠密汁,小诗浪荡的发出迷人、**的呻吟:嗯嗯哼嗯呀啊

    副座见小诗被自己玩弄的如此荡,简直是欣喜若狂、骄傲不已,小诗已将女的矜持给诸猪脑后,放浪形骇的採取主动,柔软的纤腰,快速有力的扭动,小巧浑圆的香臀也不停的旋转挺耸,副座只觉陷入火热滑腻的壁当中,不断的遭受磨擦挤压,头冠不断遭到强力的吸吮,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见小诗这样的态,周身神经起了无限的振奋,巨大的大振奋得更加大起来,他配合着小诗的动作上下急速摆动,越干越来劲,越干越疯狂。

    小诗的含苞待放的花心被头连续地撞击,**蚀骨、阵阵酥麻的美感,小诗情不自禁地大声呻吟道:好啊好舒服哦哦好深哦

    受到小诗言荡语的鼓舞称讚,副座更加长驱直入的进击,两人的交合处不断的有蜜汁喷洒涌出,小诗白玉般的雪臀泛起一片嫣红,花心乱颤,儿口缩得既小又绷,全身不断颤抖,秀发四散摆动,浪荡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哦哦快点不要停哦啊对再深一点啊

    一番言浪语把副座听得热血沸腾,豁出一切死拼活拼的**着,小诗的亮丽的秀发如瀑布般随风飘舞,垂落在前的34e玉更是无所顾忌的四下抛摔,打得白皙娇嫩的酥:啪啪娇艳的脸庞不满兴奋的红潮,媚眼如丝,鼻息急促而轻盈,口中娇喘连连,呢喃自语:啊嗯呀快不要停呜呜声音又甜又腻,娇滴滴的在副座耳边不停回响,红润的柔唇高高的撅起来,充满了露骨的挑逗和诱惑。

    副座发觉小诗的眼神恍惚,娇喘连连,显然已经到了紧要关头,更是快马加鞭,扶着小诗的纤腰,勇猛冲刺,小诗感到下体深处,阵阵酥酥痒痒的暖流缓缓昇起,紧窄避疯狂的蠕动收缩,口中不断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唔唔我要昇天了啊啊呜呜如哭泣又似欢乐的**真的太**了,副座不断加快的撞击着,疯狂忘形的抽动着沾满了蜜汁的大,越莫片刻只见小诗娇啼连连,**不已:啊要来了唔唔要昇天啦啊

    好一声长长的娇啼,雪白的**一阵轻颤、痉挛,浑圆修长的**紧紧的攀附腰际,纤细粉白的玉趾蠕曲僵直,花径里的圈圈璧不断紧箍吸啜着大头,一股炽热滚烫的狂喷而出,将副座的大头烫得异常舒服。

    小诗天生本就娇小紧窄的璧历经**后内如今是更加紧密,层层的璧黏膜死命地缠绕在副座壮硕的上阵阵收缩、紧握。如此飘飘欲仙的奇妙感觉是副座此生从未曾品尝过的,副座兴奋异常的狂顶猛,没两下就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副座亦深知关难守、低哼了几声,头上的马眼狂出一**炽热的,瞬间便如怒涛排壑般的疾而出,尽数灌注於小诗飢渴的花蕊中。

    一**炽热烫得小诗娇躯乱颤、婉转娇啼,似哭似泣、神情娇艳媚,层层的璧不断的抽缩、痉挛、包覆挤压着副座的,以乎想把他中的余给全部给榨乾方才罢休。

    男欢女爱之后副座全身感到一片舒爽欢愉的瘫软在床,享受**后的余韵,细细品味着那美妙的感受,而小诗则不醒人事的趴卧在副座身旁、雪白的**上铺了层薄汗,下体爱斑斑,狼藉片片,约莫过了片刻,媚眸半闭的小诗缓缓回过神来。

    这时她才察觉到自己竟如同只温驯的小猫似的瑟缩在副座宽大的怀里,饱满撩人的房还紧贴着他强健的膛,小诗不禁回想起刚刚与副座的温存,自己犹如如寡廉鲜耻的娃荡妇模样,羞得花靥绯红,急忙想挣脱怀抱的怀抱,但不知为何她的娇躯就是绵软无力,那里还能挣得开副座强劲有力的臂膀呢副座见小诗醒来,温柔的替他解开手铐,随移抱住她的纤腰,厚的大手放在小诗浑圆雪白的**上轻轻揉着:小美人醒来啦,舒不舒服呀

    只见小诗绝色丽靥更是升起一片艳丽无伦的嫣红,芳心娇羞万般,如星玉眸含羞紧闭,不敢睁开来直视副座,副座趁机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位国色天香的美艳佳人,娇羞万千的绝色丽靥和她一丝不挂、滑如凝脂的雪白细緻的**玉体,那对饱满高挺的玉更是让人唾涎三尺,阵阵香淡淡地扑鼻而至,副座见小诗美的惊人,一声怪叫,再次扑了上去,张嘴含住小诗那娇嫩嫣红的可爱蓓蕾轻擦柔舔,一只手托住小诗柔挺饱满、娇软可人的美丽玉,小诗睁开眼惊恐的说:啊你又想做什么

    副座吻了小诗白玉无暇的额头一下,邪的说:嘿嘿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难道不想要

    面对如此鄙俗的言语小诗羞的连忙把脸捂上,娇嗔道:你真不害臊,堂堂的副座,竟然说出如此下流不堪的话,做出那样下流的事情来

    副座将小诗的纤细的玉手给分开,柔情地看着她的水汪的眼睛,说道:难道你不喜欢吗嘴里说不要,但最后还不是爽的死去活来的。

    副座用食指缓缓的剥开小诗紧紧闭合的缝,入了藏在萋萋芳草下的花径中,小诗说不过副座,浑身又酥软无力,只好又任他抚,直把小诗挑逗得娇羞无限、花靥晕红,柔美的樱唇间娇啼婉转:嗯嗯哦哦

    下身玉沟中已变得滑不堪时,副座再次举起,狠狠地刺进小诗下身深处,这夜他们俩又不知大战了几百回合。

    ************

    当我接到小诗的电话后,我急忙去找我叔叔要他去搬救兵,谁知我们一行人正浩浩荡荡要往警局出发时,小诗却打电话跟我说他已经将事情给摆平了,靠我人都找来了,岂不是给我:装肖伟。

    我将事情告诉了我叔叔,他是气的训我一顿,但最让我过意不去的是让这些来帮我忙的立委叔叔白跑一趟,我叔姪俩尴尬的不停向他们说道歉,事后我气了好几天都不跟小诗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