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变态老头(2)

好色男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笑着说:随便什么都好。

    糖糖付完帐后把饮料递给了我:老公你在看什么啊

    我比了比放在架子上的保险套,搂着她的香肩,笑的说:老婆我们的存货也用的差不多了,要不要再买些

    她俏美的脸淡微泛红晕,只见糖糖语带责备:你这坏傢伙,整天就只想着那个。

    话中却充满柔情,我调侃她说:嘿嘿难道你就不想

    被我这么一说,糖糖俏脸涨的粉红,小嘴一扁发怒说:你乱讲人家那有像你说的那样

    我她的秀美的脸蛋柔声说:好啦不逗你了,你要哪种

    她满脸娇羞低声的说:我要这个有颗粒的。

    我顺手拿了两盒从前包拿出了钱交给了糖糖:去付钱吧

    糖糖水亮的眼睛张的大大:你去啦那店员是男的呢

    我有心作弄她,想了想:要不然猜拳吧

    糖糖想想也好反正也不见得会输,谁知连猜了五把她连一把也没赢,我安慰她说:老婆乖快去,我在外头等你。

    糖糖无奈的拿着两盒保险套去付款,她小巧的嘴唇微开,俏美白晰的脸儿,渐渐泛起红晕,声如细纹:先生付帐。

    这男店员看起来约16、7岁,一脸稚气未脱的模样,糖糖结帐时发现这名店员表情凝滞,直愣愣的双眼正猛盯着她因弯腰前倾的饱满部,糖糖粉脸娇羞,不自在地娇嗔:喂你眼睛在看哪里

    她被糖糖道出了心事,那男店员不好意思回答道:对不起对不起就这两样吗

    他一看竟是保险套,满脸堆的讶异的神情,却也不敢多说什么,糖糖被他瞧的不好意思,低下头去,店员问说:小姐要袋子吗

    糖糖故作镇定的回答:不用袋子、谢谢

    拿着那两盒快步而出,路上不停的跟我抱怨,说我害她丢脸。糖糖看看时间四点多了,而且她头又有点晕晕的,想想还是回家好了,我边开着我爱车边和糖糖谈情说爱、情话绵绵。

    糖糖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红晕:老公你要留下陪我吗

    我伸手抚着她的脸蛋,嘻皮笑脸的说:当然今晚我可要好好疼疼你。

    秀丽的脸蛋娇艳欲滴,娇嗔的说:大色狼就只知道佔我便宜。

    我笑笑的说:你现在才知道我是大色狼啊。

    糖糖朝我扮个鬼脸,吐了吐相舌:哼不理你了。

    糖糖迷人的神情是多么撩人心动,我按捺不住把手悄悄放在她细緻修长的美腿上,她哼了一声,居然没拍开我的手,还任我轻薄,糖糖娇嗔地白了我一眼:喂你专心开车啦

    我笑笑的望着她,手缓缓往上捋,探进她的裙子里,缓慢的移向她雪白大腿的内侧,当我的手触碰她的小裤裤时,她的呼吸声明显的变重,双腿不自觉的又分开了些,糖糖低低呻吟了一声,嘤咛说:别闹了

    我笑嘻嘻的说:要不然你帮我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掏出了我那**、火辣辣的在她面前晃动,糖糖不禁骂道:你要死了,快收起来啦

    我扯着她的玉手,低声下气撒娇说:好老婆好嘛,舔一下就好。

    她拗不过我的柔情攻势,小嘴一撇、白我一眼,嘴里碎碎念:好啦别摇了,真是受不了你。

    她跪坐在驾驶座旁她双脚都跪在助手席上,头埋在我的胯下,雪白的翘臀高高翘起,一只手把翘挺的轻轻地扶着,微微张着小嘴,伸出香舌,慢慢吻遍整,看着她那张秀美绝伦的脸,泛着纯洁优雅的气质,却含着我壮的,真是让人难已联想在一块。

    她把头含在嘴里,轻轻吸啜、吞吐,被包在温暖湿润的小嘴内,把我爽得几乎要大叫起来,糖糖一手抚弄宝贝袋,一手套弄,上上下下舔得我舒畅无比、飘飘欲仙,糖糖微微抬起头,用她那水汪闪亮的双眸望着我:怎样如何

    我用手抚着她分披在肩后秀发:老婆你吸的我好爽。

    糖糖得意的朝我眨眨眼,又埋头继续完成未了的事,忽轻忽重的吮啧,然后逐步将它深吞入喉,糖糖熟练的触动我每一处要害,这飘飘然的触感真是美妙,稍恍神差点和前车相撞,好在我踩煞车踩的快才没事,却也吓的我一身冷汗,软绵绵像条疲蛇,车没事,但糖糖头却去撞到,她头、柳眉微蹙、嘟着小嘴,看起来十分怜人:啊好痛人家头去撞到。

    我安慰说:宝贝有没有怎样来我看看。

    糖糖怪罪於我,发怒薄嗔:都你害的啦不理你了。

    我哄着她说:宝贝是我不好,别气了嘛

    糖糖小嘴一撇:哼

    还是不理我,我好说歹说、连哄带骗逗她欢心,费了好大功夫才逗的她花枝乱颤、哈哈大笑。回到糖糖的宿舍后,她要我先坐会,她要换件衣服,糖糖回到了房间脱去了上衣和短裙,褪去罩丢在床上,坐在化妆镜前,稍稍拨弄一下长发,看着自己雪白的肌肤,高耸饱满的酥,巧细的纤腰,对自己玲珑有緻的身材甚为满意,得意的笑了起来,糖糖肚皮,咕噜咕噜的叫着。

    糖糖拿了一件平常穿家居服,走出房门呼喊说:老公人家饿饿,你帮人家买饭饭。

    我看到她喊叫的说:小姐你在干麻

    只见她满脸无辜问说:你这么大声干麻人家又没怎样

    我快步跑了过去遮掩她**的上身,帮她穿着衣服:我的大小姐你也帮帮忙,窗户都不关,被人看光光怎么办

    糖糖搂着我的腰际,妩媚的娇笑:老公不会啦,你想太多了。

    我瞪大了眼:什么我想太多以后不准这样

    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娇嗲的说:好嘛人家以后不会了,别气了。

    我轻捏她直挺的瑶鼻:知道就好乖乖的坐好,我去帮你买饭。

    糖糖只要回到家就不穿内衣,她很讨厌部被钢丝紧紧箍住的感觉,如果不出门都待在家的话也都是一直不穿,如果只是出去买个晚餐或杂物,就套上一件比较厚的外套反正看不出来激凸就好了,但是没穿的话也有缺点,她是属於比较丰满有料,走起楼梯或做什么事都会抖,部都会酸痛,这也令糖糖挺烦恼

    她无聊的倒卧在沙发上拿着遥控频频选台,忽然门铃传来急促的铃声,糖糖心想不会吧我怎么这么快就买回来了,糖糖开着门:老公你怎么这么快就买回来了。

    谁知门外站了两位送货工人,说是要送琴来的,一位比较年轻,又黑又壮,另一位年约40瘦瘦的,容貌猥琐很不讨喜,这实在是出乎她意料外的事,先是愣了一下才开门请他们搬进来。

    年纪较轻的问说:小姐这要放那

    糖糖不经思索的回答说:放我房间好了,请跟我来。

    年纪较大的工人眼神很不老实,不时打量着糖糖:小姐刚洗完澡啊

    听了他的话糖糖才意识到自己只穿件家居服和贴身的小裤裤,t恤上若隐若现的两点嫣红,让她雪白细嫩的脸蛋害羞的红了起来,她尴尬的微笑没有回答,领着他们进房,糖糖边走边拉着领口,让t恤与部产生空隙,避免自己继续走光,比较值得庆幸的是好在家居服的下摆够长,感的小裤裤至少不会轻易的走光,但这样还是令她很不自在,黝黑壮的男子问说:小姐放这好吗

    糖糖心不在焉随口答说:好啊就放这。

    两人抬太久都有点累,黝黑的男子蹲坐在地上休息,而那老的没礼貌坐在糖糖的床铺上,手往后一撑感觉到东西,拿起来观望谁知竟是女的罩,还散发出淡淡的的幽香,那长相猥琐男子嘴里一边说话,视线停留在糖糖饱满娇挺的部上,三角眼里出色瞇瞇的光芒:小姐这你的吗

    糖糖见他色迷迷的一双小眼在打量着自已的酥,她慌忙双手环抱,用双手遮住那引人遐思的起伏酥,她连忙从那老头手中接过,尴尬低头不语,而他则又把色迷迷的目光向下投去,糖糖不悦的蹙起眉头,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她的脾气还算温和,可是对方那种贪婪的眼神未免也太露骨了些。

    糖糖脸色不悦:先生请不要坐我的床。

    那中年人连忙起身赔罪说:哎呀真对不起。小黑你还愣在那,还不做事。

    小黑被那老头一喊赶紧起身,忙着配线、组装弄得满头大汗,年纪比较大就只会出只嘴,在旁指挥做事,那老头不怀好意的问说:小姐这么大的房子,你一个人住啊

    她心想我是不是一个人住,甘你什么事但又怕他不怀好意,她神色冷漠的答说:我和男朋友一起住

    他去买饭,马上就回来了。

    中年人满脸堆着笑意,语带双关的说:你男朋友还真幸福,能有你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的女友。

    他自嘲说:要是我老婆有你这么漂亮就好

    这人说话实在是无理之极,虽然心里十分厌恶,但糖糖还是很有风度的保持微笑,只是没有答腔,那叫小黑的说:小姐我帮你设定的差不多了,你试试看

    他优雅的坐在演奏椅上,下意识的拉了拉t恤的下摆整理了一下,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曝了光,她试弹了几下,觉得音色优美、悦耳动听,她欲罢不能的越弹越起劲,两个工人一人一边,好像看到宝似得,瞪大了双眼用余角瞄着着她徜开的领口,照理说糖糖部有34d,因该不容易穿帮,不管从什么角度都会被衣服遮住,但她身上穿的家居服真的太宽松了,两人由上而下一览无遗,连感的小裤裤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两人望着糖糖蜜桃般浑圆饱满的部,随着她弹琴的动作微微晃荡。

    他们他简直被眼前这诱人至极的春色惊呆了,瞧的傻愣愣,裤裆都已经快撑爆了,糖糖还浑然不知继续表演春光秀

    这时我也回来了,我大声的呼喊:老婆我回来了。

    她开心回过身:老公我在房间。

    这时他才发现2人猛盯着她的领口,惊慌的双手环抱在前,我进房去见两位陌生人在香闺里心中一阵迷惘,糖糖躲到我的身后:他们是送琴来的

    他们跟我打声招呼,又跟糖糖说些该注意的事项,那老头我回来了也就不敢这么造次,收完钱就走了,他们走后糖糖频频跟抱怨说:那老头好色,老是口头上吃我豆腐。

    我假装气愤的说:真的嘛我去找他算帐。

    我作势冲出门去,她连忙拉住我:不用了啦别惹事。

    我忿忿的说:哼算他们跑的快。

    她安抚我说:我的好老公别气了,吃饭饭。

    要我乖乖坐着别乱动,只见她朝厨房走去,浑圆、小巧的美臀轻轻摆动着,真是感撩人,胯下的又不安分的跳动,吃完晚饭,两人倒卧在沙发稍事休息,看看电视打发时间,她嫌电视节目无聊,也不等我答声就把拖进房去,说要弹琴给我听,我祇得乖乖坐在她身旁听她演奏,纤长细緻的小手在琴键上游动,琴声不断传来,曲调柔和优美、温柔雅致,令人陶醉其中,她专注的神情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迷人。

    弹奏完毕,糖糖转身问道:怎样我谈的好不好

    我拍拍手,讚美

    倒贴ok?小说5200

    的说:好听真是太好听了。

    她受了我的鼓舞,又演奏了一曲,唉其实我一点音乐细胞也没有,她在弹什么我也不知道,又听一会感到有点厌烦,在旁搞蛋起来,手搭在她浑圆白皙的美腿轻轻爱抚,糖糖不理会我继续平稳的弹奏,我伸出舌头舔上了她的耳壳,拨开了她的秀发,那是她的敏感带,身体不自主略略颤抖了起来,轻声的抗议着:讨厌别闹了。

    我的左手慢慢的伸到她的雪白的双腿间,指头从内裤边缘钻入的时候,伸入了已经湿滑的缝中,这时她想重新夹紧大腿,却已经太慢了,指头按上了糖糖突起的软,她喘息着说:啊别闹了,人家会很难受。

    她冷艳的脸但越来越红,身体也变得火热,水潺潺地流出弄湿了小裤裤,糖糖被我闹的在也弹不下去,幽怨的瞪了我一眼:你这样叫人家怎么弹。

    我痴痴的笑:老婆人家想要

    我厚的手掌隔着衣物搓揉她饱满娇挺的美,糖糖轻捏我的手,娇媚的笑着:不理你人家要去洗澡了。

    我垮着脸:那我怎么办

    糖糖向我扮个鬼脸:活该自己解决,谁叫你刚刚要闹我。

    我在她身后呼喊:老婆别这样嘛

    她自顾自的尽了浴室,褪去了衣物。

    她伸手拿起莲蓬头,让它喷出温热的水流,用手抹去了凝结在镜面的水珠,视线稍微往下移,看看自己雪白细嫩的肌肤,浑圆娇挺的部,浓纤合度的身材比例,是越看越是满意,我早已欲火难耐,竟然还叫我自己解决真是狠心,糖糖在浴室内呼喊:老公人家沐浴没了,你去柜子帮我拿。

    我灵光一闪想到绝妙好计,我在门外脱光衣物,叩着门:老婆开门。

    糖糖边照着镜子边说:我门没关

    进门后见到糖糖雪白的肌肤在热水浸泡后显现出白里透红的诱人模样,我忍不住由后搂着她纤腰,一双手不规矩地游动着:唉呀,你做什么啦

    她原本红透透的脸更加飞红,我嘻皮笑脸的说:老婆我们好久没洗鸳鸯浴了。

    她娇嗔的说:不要你都会捣蛋。

    说什么也不愿跟我洗,我笑的说:好啦别这样嘛

    我又搔又痒上下其手,她受不了:呵呵的笑不停,糖糖最被痒了,边笑边求饶:哦老公,你饶了吧我实在不行了,我投降。

    我得意的说:来我帮你抹沐浴

    不等她的回应,我迳自替她玲珑有緻的娇驱细细擦抹起来,糖糖无奈肆无忌惮的搓揉,借着替她抹沐浴之际,爱不释手地抚她光滑细緻的肌肤。

    爱抚着她那饱满怒耸的美,轻捏那娇小可爱的淡淡红晕,轻抚着她纤滑的柳腰,滑过她平滑洁白的柔软小腹,玩弄着她那浑圆翘挺的美臀,冷艳的冰山美人、高贵女神,被我逗弄得娇喘连连、娇靥羞红:好了好了接下来我自己来就好了。

    我不让她喊停,双手环抱,紧紧拥着她纤细的柳腰,全身涂抹沐浴的**身躯亳无间缝的紧贴在一起,糖糖小腹传来一阵一阵异物顶触的感觉,低头一瞧原来是我那壮的好兄弟在作怪,她正威风凛凛颤颤的跳动,紧顶在她柔软的小腹上蠢蠢欲动,她轻抚我的头,眼神中充满柔情:怎么憋很久了吧,很难受吧。

    我猛点头:对啊对啊

    糖糖拉着我一起坐在浴缸的边沿上,媚惑的娇笑:好啦不逗你了。

    糖糖伸出小手包住了那壮硬挺的,用力的套弄,头上传来阵阵无比的感觉,浑身都在颤栗,我揽腰环抱她,伸过手去,握住她那饱满娇挺的美忘情搓揉,那酥软又富弹的触感,我不由得赞叹道:老婆,你的部又大又圆,起来好舒服。

    糖糖白皙的脸蛋微泛红晕,骄傲的说:那是当然人家可是天天拍打按摩

    她撒娇的说:人家这么辛苦,到头来还不是便宜你。

    我指了指我好兄弟打趣的说:那它不就便宜你了

    话才一说完,我就感觉到我的一阵疼痛,原来糖糖竟狠心用指甲在头用划过,痛的我哇哇大叫、鬼哭神号,她:哼了一声,数落的说:痛死活该谁叫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抚着,叫骂说:你谋害亲夫啊不给你点颜色瞧瞧怎么行。

    我扑了过去,在她身上胡乱游走,她蹲坐在地上,娇笑呼喊:啊你干麻啦救命啊有色狼。

    她被抚弄浑身难受,浑圆修长的美腿,却又不自主的张开,正好另我乘虚而入,到了一小片毛,指头因为没受到阻抗,顺利的伸入湿润的花瓣内,的撩动她的敏感花蕊,她欲火难耐的不断扭动娇躯、发出呓语般的呻吟声,看到糖糖春意荡人、媚态横生的娇羞模样,我扶起了她搂进怀里,嘴唇吸住她的温润的樱桃小口不放,面对面贴身将她抱得两脚离地,她两条白皙的玉臂热情环绕在我脖子上,她靠在墙壁上,娇嗔说:你这坏东西就只会欺负我。

    我搂抱她纤纤的细腰,将她那柔弱无骨的娇驱缓缓举起,调好角度,扶着壮坚挺的,顶住水嫩多汁的花瓣,她纤细的柳腰开扭来动去,滑腻浓稠的蜜汁将头浸的油油亮亮,我顺势一顶大头的冠顶开了她那两片柔腻湿滑的花瓣,推入了她紧窄密实的蜜约,刹那间感觉到硬挺的冠稜沟被一圈柔软的嫩紧密的箍住。

    只见糖糖柳眉微皱、美眸轻合,两颊晕红喘着如兰香气在我耳边:嗯嗯的呻吟。温热的气息令我欲火陡升,直冲脑门,火热地吻她那鲜艳欲滴的诱人红唇,长硬挺的每回都重重刺击到蜜最深处、最敏感的花心,逗得她全身颤缩不已,脸儿火烫,喘气急促、浪荡呻吟:哎啊哎唷哎啊嗯轻轻点你进进得人家好好深哎唷啊

    壮的每回抽送,都令她酸酥欲死、晕眩欲绝,我捧起他雪白翘挺的美臀,让我们能更紧密的融为一体,她那双修长优美的纤滑雪腿紧张而本能地盘在我腰际,双手热情的缠绕在我的脖子上,巨都一进一出地摩擦着她那紧窄柔嫩的蜜膣,一阵阵强力吸吮的感觉,令我浑身都舒爽、飘飘欲仙,散乱的秀发不停的飞舞飘动,丰满娇挺的美跟着她身体的节奏在上下抖动,紧贴着我的膛,声浪语不地贴在我耳边喊道:啊啊好深好美哦

    糖糖的蜜不断地收缩抽蓄、哼哼乱叫,雪白的身体满是汗水,黏稠的沿着修长的大腿缓缓流下,她的眼前一片朦胧,脑海一阵漆黑,水流个不停,美眸不时翻白,蜜却紧紧缠住,全身一阵颤抖,软摊在我的身上,虽说这姿势能让我们紧密结合,但实在太耗费体力,不得已的糖糖放下,让她靠在浴缸边沿。

    我轻搂她的香肩,爱抚她吹弹可破的脸庞,望着她沈鱼落雁、美若天仙的绝色娇容,雪白娇滑的玉臂,浑圆坚挺的美,优美修长的美腿不美,无一处不令人怦然心动,我柔情的轻吻她的额头、鼻尖,她鲜嫩的玉手抚着我的肌,脸泛红晕娇羞的说:老公人家还要。

    她媚惑的神情真是惹人怜爱、诱人犯罪,这下我可按奈不住手紧搂住她的细腰,将她翻转成过来趴伏在浴缸边沿,蜜汁泗溢、氾滥成灾、一片湿糊,肥雄壮的轻轻一挺:啊无意识地发出陶醉的声音,我搂住糖糖的细腰,上身向后仰,这样借力使巨大的更深入蜜,我用手托着饱满娇挺的美,中指和食指夹住那粉红的晕强力地揉捏,糖糖**蚀骨的呻吟:啊啊哦哦快点不要停好深好美

    小巧翘挺的美臀忘情的向后面挤压,好让顶得更深,一番言浪语听得我热血沸腾,豁出一切拼死拼活的猛抽狂,每次都只留下头在蜜里,然后狠狠的一而尽,撞的她白皙细嫩的美臀上发出:啪啪啪的巨响。

    湿滑柔软的嫩壁像小嘴一样不停的蠕动收缩吸吮着我的,层层嫩像痉挛似的紧缩,冲击的快感,令糖糖觉得快窒息的样子,惊心动魄的呻吟:啊完了啊啊蜜深处的柔软玉壁也紧紧地缠夹着我的庞然大物,紧窄的嫩娇嫩湿滑的粘膜,一阵吮吸似的缠绕、收缩。

    **蚀骨以及欲仙欲死的美妙快感,令我再也难以把持,头猛涨,阵阵酸痲,我火力全开,奋力冲刺,糖糖昏昏沉沉的脑袋见到一堆错乱的日期,陡然想起今天是危险期,心中一阵惊慌,软弱无力地说:快拔出来今天是危险期

    靠这还得了,我可不想这么年轻就做爸爸,匆匆拔出肿胀不堪的,我也不知从那生来的熊心豹子胆,把糖糖转过身来,喷的她娇嫩白皙的脸蛋白点斑斑,她没料我会这样,忽然脸上被喷满了浓,吓一大跳:啊讨厌,你怎么这样

    糖糖今天对我特别柔情,不会只是娇骂两句而已,要是再平常不被她剥了一层皮才怪,我露出满足的笑容,手扶着他那还没变软的,变本加厉的凑到她优美的柔唇,糖糖嘟着小嘴故作生气态:喂太过分啰。

    我撒娇的说:我的好老婆别这么嘛,帮帮我吗

    但拗不过他,只好顺从的张开小嘴,将我的含入嘴里用力的的吸吮,霎那间我感觉到我的元被她吸的一乾二净、半滴不留,她抬起头含情默默的望着我,只见她双颊微微泛红看起来还真是明艳动人,她吐着口水积在嘴边上头夹杂着残:老公要不要来点

    我惊恐的说:不用不用

    她趴卧在我膛上作势要吻我,我摀着嘴哀号、求饶的说:老婆你就饶了我吧。

    她见我滑稽的神情觉得好笑,小脸一撇把口水吐到一旁,笑骂的说:瞧你以后还敢不敢作怪。

    糖糖自己的俏脸只见满脸污秽的浓,连忙用清水沖洗,接着才将我们俩身上的泡沫给沖洗乾净,我搂着她两人一起浸泡在充满热水的浴缸里,浴缸不是说很大,因此我必须侧身躺着,她那白里透红的肌肤,丰盈娇软的美在水流冲激下漂浮动荡,娇媚诱人,我伸过手去抚她充满青春气息的**,玩弄着她富有弹的浑圆娇挺的双,那酥柔又带坚挺的触感真是让人难以忘怀,她轻拍我的手,撒娇的说:你这坏傢伙就只会吃我豆腐。

    我哈哈大笑:你知道就好。

    手又胡乱游移、上下其手,乱一番,糖糖实在是受不了,把我轰了出来:你出去就只知道捣蛋。

    我光溜溜倒卧在她的床上,翻阅着她放在床边的杂志,糖糖一丝不挂走进房门趴卧在我身旁:老公帮我吹头发

    她最爱我帮他吹头发了:好啊

    她安分的坐在梳妆台前把,我拿起吹风机把她一头湿发给吹乾,我搂着她的纤腰说:老婆晚了,该睡觉了。

    她摇摇头说:不行人家还没擦。

    她把丢给了我:老公辛苦你了。

    只见他趴卧在床上静待着我的服务,望着她光滑细緻的肌肤、浑圆小巧的美臀、白皙细緻美腿,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看的我欲火陡升、躁热不已,我有如饿虎扑羊一番,趴卧在她身上,她转头疑惑的问说:我叫你擦,你在搞什么鬼啊

    她也感受自己翘挺得美臀正受到我硬挺的所压迫:啊你不会又想要了吧人家才刚洗完澡呢啊嗯嗯香闺中再度响起男女交欢、言荡语的呻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