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闺房密友(2)

好色男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时我内心实在是恐惧万分心想小苹怎么会这样看我,该部会视昨万的事曝光了ㄚ,却也没见她说什么,后来我不小心听到小苹在自言自语说:怎么会做这么梦ㄚ而且还是跟小凯。

    到底是什么梦我想也只有小苹自己知道,事后想想自己那天还挺不中用,才干个十几分钟就泄了事,这种事也只有再还是处男时才发生过ㄚ,或许可能是那天环境实在是太刺激太刺了,无法持久吧。

    之前我都忙着专题展我没时间陪糖糖运动,因此糖糖说这礼拜说不管怎样也一定要我陪她一起去跑步,唉真是地本来小说这个周末要好好补个眠的,却得起个大清早,真的是够了但没办法谁叫我一见到糖糖那哀凄的神情我就无法拒绝她,所以说我只能认命啦,我带着一脸的睡意骑着车去找糖糖,只见糖糖早已站在宿舍门口等了,糖糖清秀的脸庞带着微笑说:早ㄚ我还以为你起不来了呢。

    我无奈地说:唉为了你我就算在早我也都会爬起来。

    糖糖揽着我腰边走边抱歉地说:对不起啦要你一早来陪我运动。

    我说:你也知道喔那你要怎么报答我

    糖糖着下八故作沉思状:嗯我想想

    我揽着糖糖纤腰的手的往上一滑,握着糖糖丰满细致的部说:还想ㄚ这样就报答我了。

    糖糖惊呼一声:啊

    糖糖狠狠的捏了我一下嘟着嘴说:要死了啊要是被人看见多丢人ㄚ。

    我我的手哀嚎地说:好痛喔

    糖糖哼了一声:活该啦

    我逮到机会又了糖糖粉嫩的子一把,随即拔腿就跑,糖糖红着脸双手护气呼呼地说:可恶色鬼你不要跑

    最近我和糖糖真的是太久没运动了,我们俩只不过绕着场400公尺的场,跑个5圈就已经气喘如牛了,又跑不到半圈就就已经累的躺在草皮上喘气休息,糖糖喘着气跟我说:凯我想今天到此为止吧。

    听糖糖这么说我当然是求之不得ㄚ,稍事休息后,我牵着糖糖的幼嫩的小手边走边散步着,忽然听见有人喊着:糖糖姐

    我和回头一看只看到一各圆滚滚的小胖仔,糖糖惊讶地说:是小健啊

    小健问说:姊你来这做什么ㄚ。

    糖糖小健的头说:活该啦笨小孩当然是来运动ㄚ。

    小健问说:姐,你要回去了ㄛ

    糖糖点点头,只见小健撒娇地说:姊,这么早回去干嘛来陪我们打球吗。

    糖糖看看我问说:要嘛

    我看看糖糖的表情见她就是一附想大显身手的模样,我哪敢说不

    小健见我点头兴奋地的拉着糖糖的鲜嫩的小手:姊就在那边我们赶快过去。

    我远远的望去去大概有十来个人吧,其中还有几个是女,但长的如何我就不知道了,小健一附迫不及待的模样介绍着糖糖:这个是我的乾姐你们说漂亮吗。

    在场的小男生都惊呼说:好漂亮ㄚ

    大夥都觉得挺不可思议的,直呼说不可能,小健怎么会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姊姊,我曾听糖糖说小健在学校挺可怜的,老是饱受欺负,看来还真的是一点也不假,男生就算了连在场的女生都对他唤来唤当小弟在使唤,其中有个小女生长的满亮眼,但骂起身旁的男孩就跟骂狗似的,好像大姊头一番,想想现在的小女生还真够泼辣。

    说真的跟小毛头打球说真的实在挺无聊的没啥挑战,所以啦我就坐在一旁观战,看他们好好的厮杀一番,糖糖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运动t恤,搭配着一件宽松的小短裤,j我总觉得糖糖一拿到球总是特别多人包夹她,防守卡位时还真是卡的彻底时背紧紧卡着糖糖,只见糖糖那柔软粉嫩双都快被压扁了,哇靠

    我看这本不是卡位吧是ㄎㄚv油吧想不到现在的小鬼头也是有够色地,但糖糖本没想这么多还是卖力的打着球,频频用的细嫩的小手臂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汗水让白色的显得有点透明,微凸的小头如蜜桃般的曲线的部紧紧的贴着上衣,看起来真是感极了,恨不的将糖糖拖到一旁狠狠地大干一场。

    打久了大家也累,纷纷坐到到一旁休息着,只见小健在一旁忙着收钱也不知在做啥,糖糖气喘喘地说:凯我陪小健去买水你在这等我一下喔。

    妈的咧这小健也真是地。原来是去作跑腿啊,但也没必要把糖糖给脱下水ㄚ。糖糖牵着小健的手,一路上只见小健不停的夸说:姐我同学都说你好漂亮ㄛ,而且球又打的好。

    听的糖糖眉开眼笑、心花怒放。小健晃了良久总算才把同学开给他的清单给买齐了,只见糖糖不悦地说:你同学也真是的,怎能教你买这么多东西。

    小健摊摊手一脸无奈的表情,糖糖顺手拿了一份报纸,只见店员正猛盯着糖糖蜜桃般的部猛看连要结帐了都不知道,糖糖见店员那副色相跟个变态老头没啥两样内心顿时起了一股无名火,糖糖双手护不悻地说:你是看够了没ㄚ结帐啦。

    店员被糖糖这么一吼才回了神,手忙脚乱的结着帐,而小健在一旁看的都快笑翻了。

    小健一路上跟糖糖说着那店员的被糖糖吼的神情,笑的他肚子都快痛死,糖糖哼了一声悻悻然地说:谁叫他这么色活该。

    小健笑嘻嘻的调侃糖糖说:你也不能怪他ㄚ,谁叫你又不穿内衣,人家不看白不看嘛

    糖糖瞪大着眼睛捏着小健的耳朵说:什么叫我又不穿内衣了,讲的我好像常不穿似地

    小健哀号的连连喊痛,糖糖放开了手ㄆㄟˋ了一声:痛死你活该啦

    小健委屈地说:本来就是嘛人家又没说谎。

    小健这次学聪明讲完就跑,糖糖爆跳无雷地说:你还说讨打是不是。

    糖糖不甘的追了过去,小健好死不死地跑进了一条死巷子,糖糖摩拳擦掌地说:你有种再把刚刚说过的话在说一次ㄚ。

    小健连忙跪地求饶,说以后再也不敢乱说话了,又不停赞美糖糖最善良又漂亮身材又好,在他心中简直是完美的女神吗,说的糖糖都有点不好意思,糖糖小健的头:好了啦该走了

    只见小健忽然拉着糖糖说:姊我给你看样东西你等一下吗。

    糖糖好奇的问说:什么东西ㄚ

    只见小健:唰一声脱下了他的运动短裤,糖糖先是一愣,接着破口大骂:要死啦快穿起来啦,被人看见还得了ㄚ。

    小健说:姊不会啦,这里不会有人来啦。姊我去割包皮了呢。

    糖糖蹲了下来仔细一看,还真的呢整颗头都跑了出来了,糖糖仔细看看心想小健的小长的还挺怪的,头大大的却细细短短的活像一朵香菇,看的糖糖忍不住逗弄小健的小,毕竟是正处於青春期的小朋友,一经刺激就勃起了,虽说是勃起也大不到哪去,跟我相比更是一尺差九寸,糖糖玩也玩够了:还不穿裤子坐在那做啥ㄚ

    小健一脸唉凄的神情:姊我涨的好难受喔。

    接着又说:姊你帮帮我吗。

    糖糖瞪大双眼诉说着:现在你疯了ㄛ,被人看到多丢脸ㄚ。

    小健死命抱着糖糖雪白修长的美腿,死皮赖脸地说:不会啦这里这么偏僻。

    糖糖说:你别拉了啦裤子都要掉了

    小健耍赖地说:你帮我嘛那我就不拉了。

    糖糖恨恨地赏给他了一各白眼,只见小健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糖糖实在是拿他没辄,看看四周心想这里因该不会有人来吧。

    糖糖皱着眉说:这么腥叫人家怎么帮你啦。

    糖糖又说:不会拿瓶水来喔

    小健兴奋地拿出矿泉水给交给糖糖,糖糖倒了些水淋在小健那半硬不软的上搓洗着,小健受不了那冰凉刺骨的的矿泉水不禁:哇哇大叫

    糖糖见小健那华机的表情,不禁嗤嗤地笑着,糖糖的小手先是握着小健的上下的不停捋动,小健在一旁催促着,糖糖搞她不过,只好俯下身去,鲜唇微开,轻轻含住了大头,用香舌在马眼上舔弄着,细嫩的小手握住他的一上一下的套弄着,舔得小健畅快无比,小健爽到不停地低声:喔喔鬼叫着,通体舒畅的感觉,弄得小健的头绷涨得油油亮亮,触觉敏锐异常。

    每当糖糖的舌尖划过去,就起了一阵阵酥麻,就有点像触电的感觉。当然这种最好ㄚ油的机会小健这时也当然不会放过,小健隔着上衣,双掌肆意搓揉着糖糖的脯,糖糖的美是最敏感部过了,不过搓弄立即感到头传来一阵酥麻:啊哦糖糖心里直打哆嗦。

    啊姐你的部还是这么有弹,起来好舒服。小健很兴奋的说着。

    糖糖不理会他,纤细疾速的套动,又吸又吮吞噬着小健的,小健那经的起糖糖这狂风暴雨的攻势,没两下头狂涨,糖糖知道他快玩蛋了,但这次她可学聪明了,连忙退了出来,但人算终究还是不如天算,火辣辣的还是全全在糖糖的前,糖糖实再没料道小健的火会如此猛烈,糖糖噘着嘴地说:唉呦真是败给你了这样人家要怎么穿拉,我真是被你气死了。

    倒贴ok?帖吧

    糖糖看看前不禁做恶,心想不脱下来洗那还得了,只见小还健脱着裤子坐再纸箱上一脸陶醉的神情,糖糖简直都要被她气疯了,糖糖捏着小健的耳朵狠狠的扭转地,痛的小健哀号大叫,糖糖说:去巷口帮我把风有人来就大喊知道吗

    糖糖现在犹如母夜叉一样,小健哪敢违背,连忙收拾他污秽的裤裆往巷口跑去,糖糖不自觉得看看四周确定没人后,迅速的脱去上衣拿着矿泉水冲洗着前的秽,刺骨的冷风让糖糖不打着冷颤,糖糖不禁咒骂着小健让他白白的活受这种罪,凛冽的寒风让糖糖那雪白细致的房显的格外的敏感,两颗淡淡粉红色的小头微微颤抖着,糖糖的小手托着自己白皙粉嫩的双峰微微晃了两下打量着,她低头看着前水嫩嫩的双,是这么浑圆饱挺,不禁骄傲起来。

    糖糖纤细的小手在自己的小葡萄上轻轻一捏一种莫明的快感立刻从头传到全身右手情不自禁地将伸进了短裤里头,寻找着自己诱人的隙缝,细致的轻轻地触地粉嫩的小唇,糖糖的感觉到一种无力感的舒服,糖糖感到有体从嫩中流出,糖糖心中突然泛起一股无名地冲动,伸出中指慢慢的进粉嫩的小里:喔像是被电到一样的感觉走遍全身,道紧紧的吸住糖糖的小手指,小健就像冒失鬼似地冲了近来大喊说:姊有人来了。

    糖糖被人撞见如此尴尬的场面,一时之所措愣在那,而小健口张的大大的望着糖糖,时间顿时停了三秒似的两人一动也不动,一阵冷风吹过糖糖连忙双手护,转身背着小健尖叫着说:要死了ㄚ,是不会出声ㄛ。还看把头转过去啦

    糖糖遮遮掩掩捡起丢在一旁的上衣迅速穿上,走到巷口一看哪有什么人嘛

    他忿忿的捏着小健的耳朵说:你说人在哪ㄚ

    小健无辜地说:刚刚明明有的ㄚ。

    糖糖哼了一声说:走了啦

    小健贼贼的笑着:你刚刚在做什么ㄚ

    糖糖一张俏脸胀的粉红尴尬地说:管这么多干嘛

    此时糖糖很不的找各洞钻了下去。

    糖糖和小健实在买了太久,小健一回来就被人集体轰说他是死去哪了想要渴死我们是ㄛ,我和糖糖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差不多也该回去了,我替糖糖拿着她粉红的小毛帽外套牵着他她的小手,走到半途糖糖嘟着嘴说:凯人家衣服湿湿地穿着好难受ㄛ。人家想把它脱掉啦

    我说:是ㄛ那要去哪里换ㄚ

    只见糖糖笑嘻嘻地笑着:我知道跟我走

    只见她带我来到刚刚的死巷,糖糖慢条失礼的脱去上衣交给了我,我看到糖糖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忍不住地吞了一口水,糖糖见我那渴望炙热的神情腼腆的笑着说:唉哟别这样看人家啦,人家会害羞啦

    糖糖双手娇怯地护着说:别看了啦把衣服给我

    我紧紧搂着糖糖,她那丰满浑圆的双压迫着我结实膛弄得我心痒难耐虫又开始作祟了:糖糖人家现在想要

    糖糖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大大着说:不要啦被人见到怎么办。

    我耍赖地说:好嘛人家很想要。

    糖糖纤细的小手着我的脸颊:乖嘛回家再给你啦。

    我无奈地说:好吧

    见糖糖如此坚定的眼神我想也不太可能吧

    糖糖穿起了外套一口气将他拉到了最顶点,糖糖一脸灿烂的笑容双手张的开开的站在我眼前,笑着说:好不好看

    我着腮说:拉下来点比较好看。

    炼往下这么一拉,露出一道深深的诱人沟,糖糖遮着口说:不行啦会被人看光光啦。

    最终糖糖还是拗不过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回家的路上不时几个男的视线一直在糖糖身上打转,还有听到有人说:噢好sexy呢

    那里面是不是都没穿ㄚ

    哇那女的这么骚,干起来一定很爽

    这些言荡语讲的糖糖是面红耳赤的,但暴露的快感也让糖糖带来兴奋刺激的感觉,一路上我着搂着糖糖,还不断轻抚着她没穿内衣的大脯,弄得糖糖感觉麻痒痒难受极了,到了宿舍前会经过一个僻静的小公园,后来我们走到一处较暗的角落,我忍不住就抱着她吻起来,糖糖抗拒着推开了我,糖糖嘟起嘴来,装作生气的样子:你这坏人刚刚害人家丢脸死了。还想亲人家门都没有

    我讪讪的笑着说:我好老婆我知道错了啦你就原谅人家吗。

    糖糖双手叉腰,酥一挺,娇嗔着说:不要

    我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双手抚弄着她的秀发,双轻轻的抚着她高翘小巧的圆臀,糖糖轻声骂我:你好坏哦

    我也不管她同不同意,又吻着她的薄薄小小的嘴唇,我放肆的将舌头伸进她的小嘴里,一阵激情糖糖的相舌和我忘情的交缠着。

    我拉下糖糖外套的拉炼,滑进到里面去揉着她粉嫩的房,糖糖:嗯嗯的闭起眼睛享受着,糖糖的热情像山洪一样地暴发出来,她勾紧我的脖子,用力地吮食我的舌头,还不时发出梦呓般的呻吟声,我索将手穿进她的裤头,那运动小短裤的布料是伸缩地一便进,我用中指轻触着糖糖的水嫩嫩的小唇,有节奏的上下滑动,很快的那两片软就自动的张开了,小屁屁不停的收缩,嫩儿不停往前挺进,好让我的的中指可以的更深。

    糖糖那丰沛的源源不绝的涌出,弄得我的指头都黏黏滑滑的,我迅速的解开自己的裤头,褪下裤子,让涨的发烫的大给解放出来,我左看看右看看确认了一下没人,暴的褪去她的短裤和小裤裤,而我则大喇喇坐在凉椅上头,糖糖娇喘着说:啊你

    她话都还没说,就被我这么拦腰一抱,糖糖坐到我腿上的同时,我雄赳赳气昂昂大已在那虎视眈眈,刚好方便一而入,我又是往上一挺的火辣辣的全没入糖糖那**的小中,糖糖:啊的一声惊呼叫了出来。

    在抽动之间,感觉到大被温暖紧凑的嫩包裹着,小嫩里水阵阵,感度十足,得我兴奋不已,压抑不下高亢的欲念,奋不顾身地拼命干了起来,糖糖娇喘地说:不要快住手会被人看到

    都到这时候了我哪还煞的住车,更何况此等良机怎能错过,我大频频往上冲刺,糖糖蹙眉说:啊不要不

    嘴里虽说不要,粉臀很轻快的扭晃摆动,小套着坚挺的大巴,嘿嘿糖糖还真是口是心非,糖糖前浑圆的房也跟随着动作上下跳动,我伸手双双接住搓揉爱抚着,糖糖脸蛋后仰,半闭着媚眼,小嘴微开,享受着美妙的感觉,糖糖被得香汗淋漓,快乐的魂都要飞上天,顾不得身在室外,也故不暇会不会有人听见,惊心动魄浪声。

    啊啊好哥哥ㄚ我好舒服ㄚ唔啊唉呦

    看来糖糖浪透了,凶狠的大更是在缝进进出出,干糖糖就哼得不成人唔啊糖糖嘴里呻吟着,无力地靠在我膛上,小就不断的抽慉夹紧,紧紧包裹住,涨得又更加加硬,心儿还不停阵阵收缩,就像在吸吮着头,快感不断的涌上心头,下体居然湿得一塌糊涂。

    就在这时我察觉树丛旁好像有人再偷窥似地,我聚会神一看,但也只能看到他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但我也不敢瞄太多,装着不知道有人在偷窥,幸好糖糖还很陶醉,压儿不知道有人在偷看,要不然我部被她宰了才怪。

    此时我心情居然带有点兴奋和刺激,狂风暴雨似地攻势狂糖糖的小嫩,她给我干得欲仙欲死,甚么也顾不得,那对白嫩高挺、丰硕柔软的房,伴随着我疯狂大力的抽下,上上下下的晃动着。我想那老头一定看的兴奋极,但希望她可别爽过头心脏病发作就不好了,糖糖呼吸开始短促,双颊泛红,小紧缩,看来糖糖就要完蛋了,我又几十下猛,糖糖水飞散而出,倒卧在我膛娇喘着。

    我休息一阵屁股的上下挺动,又抽起来,这回糖糖要浪却也浪不起来了,只是轻声的求饶:哥慢点儿口中:嗯哼呻吟着。糖糖又不自主的收缩起小,小嫩本来就又紧凑又狭小,这时候夹缩的更为美妙,我又狂了几下,糖糖双腿直抖,温热的浪水四溅,显然又是泄了。

    我的被儿又包又吸的,爽快到了极点,弄得我都飘飘欲仙,平时这时我早就不行,但没想到到现在还没想的冲动,可能因会过於有人偷窥过於兴奋的关系吧。我将糖糖的上身拉直,将她抱揽在前,两手交握着她的白皙丰满双,吻着她的耳、颈子和肩膀,糖糖也回头也吻着我。

    突然之间:碰一声惊醒了糖糖,只见那偷窥的老头跌坐在我们的身前,糖糖:啊一声惊叫,她连忙用外套护住自己的美紧紧夹着双腿,只觉得儿中的热腾腾的,而且不住的膨胀长大,关一松,我连忙扶起糖糖,朝那老头追去,我大喊地说:死变态敢偷窥,不要跑。

    那老头也可能被我吓到了,转身就跑,我喔了一声,热腾腾的足足了有一尺多远,全喷在老头的裤脚上。当然回到了宿舍一定免不了一顿皮之苦跪跪算盘,但糖糖被我那举动笑到不行直夸我怎么想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