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闺房密友(1)

好色男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天,我和小苹一起到了糖糖的宿舍,小苹将事情的始末一一地到来给我们听,小苹原来是体保生,而那老头原来是小苹的体育老师,难怪我总觉得那老头很面善,原来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喔。

    但小苹一直很讨厌上那老头的课,总觉得她老是会色咪咪地盯着她,让他感到浑身不自在,因此小苹翘了那老头好几堂课。

    到了快学期末的时候,小苹也知道这学期的体育课铁定过不了,但学校很注重体保生的术科成绩是很重要的,要是有不合格就不能参加大专联赛,而小苹又是排球队很被看好的一颗新星,要是这件事要是被他那火爆教头知道,他因体育被当而不能参加大专联赛那他们教练铁定会气炸的了。小苹一想教练那可怕的脸孔本不敢想像,最后想想只能硬着头皮去找那老头求求情,求她网开一面不要当她

    小苹有一天她练习完后大概已经9点多了,小苹稍微盥洗了一下随即跑去找那各体育老师,一进办公室发现其他老师早就都走光了就只剩体育老师一个人,小苹一进办公室就吱吱唔唔地说:马老师我能跟你谈谈吗

    那马老师看了小苹一眼好就知道他的来意似的,随口答说:好阿别站着过来坐阿马老师顺手拉了一张椅子过来,小苹礼貌的点点头跟他说了一声:谢谢好师

    他不怀好意的打量了小苹一脸问说:有什么是想跟我谈说吧。

    小苹不好意思的说着:老师我之前有好几堂课都没有上到马老师板着脸孔打断小苹的话:是几堂吗我看好像不是吧我看你起码有23的课没来吧

    小苹尴尬的不知该说什么,马老师又说:你来该不会是要我让你过吧。

    小苹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说:是

    老师一脸正色地说:如果给你过了那对其他人公平吗

    小苹心想这老头这么机车简直摆明是要当我吗,小苹不悦的站了起来:喔我知道了,谢谢老师。

    马老师见小苹要走了,马上又补上了一句:但也不是完全不能商量啦

    小苹一听赶紧坐了下来,小苹来时只套上一件白色运动型的内衣加上一件薄外套,因为刚刚冲澡时身体没差乾,那白色的运动内衣看起来变的有点透明,还能影约的看见那两颗诱人的小葡萄。

    马老师看的口水都要低了下来了,小苹部不大,顶多就只有32b而已,但是却十分地浑圆坚挺,但如果说到她的身材就真的没话说了,玲珑有致,婀娜多姿,整体的感觉非常的匀称。又加上小苹经常运动,她的臀部曲线真的是美的没话说,而且小苹高约有168吧,又加上还有一双修长的美腿,看起来就像模特儿般的感撩人,小苹听了好高兴笑靥如花:真的吗

    马老师笑两声:但是你要乖乖地听我的话喔

    她的手开始不安分的搭在小苹的香肩上,小苹本想甩开她的手但想想还是算了为了学分还是多多忍耐吧,马老师见小苹没反抗更是变本加厉,手不知何时已经搂在小苹的纤腰上了,还偷偷的上下,后来更是过分直接用手拖着底,弄得小苹心头慌乱不堪,马老师猥亵的笑着说:只要你好好的报答我绝不会有问题。

    马老师的手肆无忌惮的在小苹穿着运动短裤的美腿上爱抚着,她笑着对小苹说:你是聪明人因该懂我意思吧

    小苹先是楞了一下一时间还美反应过来,马老师见小苹没答话,嘿嘿冷笑两声,竟胆大妄为的往小苹大腿内侧去,在大腿处放肆的索,小苹的大腿是又细又嫩,的马老师爽极了,小苹惊觉男人的亵企图后,先是用尽力气夹紧修长的双腿,嘴里喊着说:不要快住手

    可是,没一会儿,小苹就发现自己的消极抵抗是毫无意义,小苹原本想说让他吃吃豆腐也就算了,没有到这死变态居然想搞我,小苹心想一定要给这种人一个狠狠的教训才事,一个起身狠狠的一巴掌:啪

    一声打在马老师脸上,马老师整个人瞬间呆住,小苹气愤地说:死变态想打不会去找妓女喔

    小苹还不甘心的朝他身上ㄆㄟˋ了一口口水,然后狠狠的摔上门气冲冲的走了,只听到马老师在后头大骂说: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跟你说你铁定被当了

    过了几天小苹一直为了这件事耿耿於怀心想到底要怎样才能圆满解决呢而且又能天衣无缝不被死老头给发现呢,后来小苹竟异想天开的趁夜溜进办公室窜改成绩,结果当然被马老头发现了,马老头恐吓小苹说要是不跟她发生关系就要将这件事给爆出来,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小苹笃定会被退学的,小苹一听可极了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那天才会和马老师相约到那,结果却意外的被我们撞见害马老师破了功,糖糖听完可急了:那你怎么办要是他下次又来找你该如何是好

    小苹见糖糖这么关心她兴奋的搂着她说:我的好姊妹这是你就不用烦心了我早已有所准备。

    只见小苹从口袋拿出一支录音笔,小苹得意地说:要是她敢说出我偷改成绩的事,我就告她强暴。

    我们听完都直说小苹还真是高招,那天糖糖硬要小苹留在这陪她一起过夜,说什么也不让小苹回宿舍去,这下可又让我大饱眼福了,享受到无比的青春洋溢的春光,但我也成了他们东使西唤的奴才,但没关系,反正有一得必有一失吗。

    他们俩个人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咭咭聒聒的说一堆女孩才懂的事,从小时候讲到、化妆、衣服、男人ㄚ反正是无所不讲,要不然就突然的哈哈大笑,真搞不懂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多话可以聊ㄚ,难怪女生会被说成是长舌妇真的一点也不冤枉他们,如果这房子里多一各女的我还真的是会崩溃呢,算了不理他们还是看我的电视实在。

    没想到我连看各电视也不得清静,小苹和糖糖一下子要喝饮料一下又要吃零食这种琐碎的事都要我做,我还真是歹命,好不容易可以坐着休息一下而已,没隔多久小苹就在那边囔嚷着肚子饿,糖糖和小苹又露出一脸楚楚可怜的神情说:凯去帮我们买各晚餐好吗

    靠这种情况容的我说不吗,我只能无奈地说:喔好啦。

    唉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没办法谁叫我是妻奴,我也只好认了ㄚ,买回来后却不见他们的芳踪,只见浴室传来阵阵的水声,我心想不会吧居然让我遇到这么好康的事,我连忙上蹑手蹑脚跑到后阳台,糖糖因为太浴室太潮湿总会打开窗户来透气,又加上对面因为没有住户,所以糖糖洗澡时也不太会注意窗户有没有细缝,我躲到浴室的窗边,果然露出一调不小的缝隙,哇哈哈这下可爽到我了。

    我小心小心翼翼地,探头向窗缝内望去,只见糖糖背着我半身全裸着,糖糖的背部的肌肤是那样的皮肤光滑细致、白皙粉嫩,糖糖曼妙多姿的好身材我已看过不下数十遍,实在没想到我现在只不过才看各背部,又已经雄纠纠气昂昂了,想想自己还真没用ㄚ。

    但让我看的小鹿乱撞扑扑地跳的则是小苹,毕竟还是新鲜货比较吸引人吗,小苹背着手正要解开罩,就在脱下了罩,一双坚挺的房正晃荡荡的在前跳动着,形状浑圆坚挺结实,整个房圆滑白皙细致,晕呈现淡淡的粉红色,看的让人心痒痒真想让上一把搓揉一番,糖糖将粉蓝色的的蕾丝小裤裤裤向下拉到膝间,就在糖糖抬起她的美臀脱去小裤裤的同时,小苹忽然从后抱住糖糖,小苹露出惊讶的表情:哇你的部是不是又长大了ㄚ。

    一边说着一边抚弄这糖糖的大,糖糖羞涩地说:没啦你别闹了

    小苹笑着说:大起来真是舒服啊小凯还真是有福ㄚ。

    我心里暗爽着小苹你说的还真不错:呀救命呀我碰到女色狼啊糖糖一边笑一边说着。

    糖糖也不甘示弱地开始展开她的反击了,牠调皮地拿起莲蓬头朝小苹身上喷去冷水喷的小苹哇哇大叫求饶着说:好啦好啦不跟你玩了糖糖细致的脸庞抬的高高地得意说:怎样知道我的厉害

    没想到小苹故意假装放弃的样子,使糖糖失去了戒心,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让她来不及抵抗,小苹趁糖糖下半身没有防备,朝她的私处攻去,突来的举动让糖糖惊呼大叫起来:啊别啦,你不守信用啦。

    糖糖好像也玩上瘾似的,侵进到小苹的身旁,想脱下小苹那件黑色棉质的小裤裤:啊不要啦不行啦虽然小苹紧夹着大腿,但仍被糖糖硬拉开,小裤裤也被她硬脱了下来:咦讨厌啦小苹哀呼着,这段画面看的我血脉喷张,索掏出火辣辣的,眼睛继续盯这搧晴至极的画面,右手则握紧拼命的套弄着。

    没想到小苹跟糖糖一样,都只有浅浅的一层黑黑的细毛,毛上还散布着的小水珠,小苹看来好像是玩疯似地,像恶虎扑狼似的朝糖糖扑去,小苹纤手往糖糖的私处去,糖糖蹲在地上双手交错掩住小户,没想到糖糖严密的防守还是被小苹给钻了进去,糖糖虽紧夹着大腿还是阻挡不了小苹绵延不绝的攻势,小苹调皮地的抚唇和儿口,糖糖求饶地:求求你啊讨厌啦

    小苹还是不放手继续拨弄糖糖稀疏的毛和稚嫩的唇,女孩子那纤细的手触着私处让糖糖感到更加的敏感,果然没多久,私处

    倒贴ok?笔趣阁

    究流出了些许水,糖糖呻吟着说:啊我的好姊姐嗯你就饶过我啊讨厌啦小苹起身兴高采烈拿着手上沾地战力品给糖糖看糖糖羞的不知该说什么,小苹调侃糖糖说:你这小ㄚ头怎么还是这么没用ㄚ。

    糖糖:哼了一声,小苹:哼一声作势又要扑了过去,糖糖连忙求饶地说:好姐姐我知道错了咱们别玩了。

    小苹双手叉着腰一脚踩在糖糖得大腿上,得意地笑说:哈哈知道错了就好。

    突然小苹朝我这边望了过来,我心想不会吧被她给发现了阿,那我不就糗大了,吓的连都软了下来,只见小苹说:糖糖你也真是地,洗澡也不把窗户给关起来,要是有人在外偷看怎么办。

    小苹一边说着一边走向窗边把窗户给关上,真是吓死我了,心想说被她给发现了,但现在也没有搞头,我又在躲在窗边偷听了一下,只见里头还是不时传出糖糖和小苹的尖叫声和和呻吟声,听到到却看不到这感觉还真是痛苦ㄚ,算了还是去看电视比较实在,过了好一阵子他们才从浴室里头出来,两人都只围着浴巾而已。

    糖糖在家平时是不穿内衣地,因此随手拿了一件平常穿的睡衣就套上了,这时小苹就麻烦多了毕竟他没带盥洗的衣物来,糖糖好心地拿了自己的一套内衣裤问小苹:小苹阿你要不要先穿我的ㄚ

    小苹比了一下小裤裤倒是可以但是罩就差多,小苹哭丧的脸说:你欺负人啦这么大叫人家怎么穿啦。

    糖糖双手一摊摀着嘴笑说:这我也没办法可惜我国中的罩没带过来,要不然就能给你穿了。

    小苹听完简直是气炸了,但也不能反驳,谁叫自己身材不如人。

    小苹:哼了一声,老娘不穿了,小苹催促着说:还不快去拿件睡衣给我。

    只见糖糖从衣柜拿了一件睡衣给小苹,小苹惊讶地说:不会吧你的睡衣怎么每件都这么感ㄚ

    那是当然的ㄚ糖糖的睡衣都是跟我一起去买的,当然感啰,糖糖穿着一件吊带式连身的粉红色系地睡衣裙,这件睡衣的裙子很长,几乎可以盖住半双小腿,而小苹则是穿着一件红色的睡衣裙,这件明显较短顶多只能盖住半截大腿而已。而且他们都有同一个特点,就是都很薄而且领都开的很低,因此有大半的酥都会裸露出来。

    小苹和糖糖一出来就见他们两粒头明显的在睡裙上顶起两个小凸点,看的我兴奋极了,小苹好像是饿死鬼投胎似霹哩啪啦地猛吃,一点也不顾虑形象,小苹过大的动作让睡裙的衣带弄掉,她白皙粉嫩的酥,几乎整个就要露出来了,看的我兴奋的直瞪眼,糖糖见状连忙帮帮小苹拉起:小姐你也帮帮忙都要让人看光了

    小苹露出暧昧的神情说:唉呀都是自己人没差啦。

    小苹还故意地拉下肩带向我抛个媚眼说:小凯我说的对不为ㄚ

    糖糖像是见怪不怪似地靠在我的身旁说:你别理她,她向来都是这样疯疯地。

    小苹不服气地像糖糖扮鬼脸,糖糖也调皮地学小苹扮鬼脸,还微微拉下肩带说:我也会

    小苹见状,顺势扯下糖糖的肩带,这下可让糖糖那晶莹剔透、白晰无暇的双整个给露了出来,糖糖惊呼大叫一声连忙拉起,小苹则是双手紧紧地护助口说:叫什么叫啦反正我和阿凯都看过了ㄚ

    小苹还笑眯眯的跟我说:小凯我说的对不对

    糖糖见状羞涩地说:你讨厌啦

    小苹则暧昧的笑着:唉呀都是年轻人害羞什么嘛

    糖糖不甘示弱地说:那你的也要要让我们看。

    糖糖侵进到小苹的身旁去拉扯着她得肩带,弄得小苹连声惊呼大叫:啊不要救命ㄚ

    今天糖糖和小苹实在是太high了,竟然催促着我去买酒,说今晚要好好畅饮一番,小苹提议说要玩心脏病,输的要乾掉一瓶台啤,糖糖也很豪气地说:来就来ㄚ谁怕谁

    一开始小苹的坐姿还好,玩到中途,为占的先机,早已不顾形象,双腿大剌剌的张开着,我刚好坐小苹的对面,自然会瞧见睡衣裙里的景像,小苹穿着糖糖一件粉红色地丝质小裤库,仔细一瞧只有几稀稀疏疏地毛,而且我还隐约的见到她粉嫩的小唇,看的我都快狂喷鼻血了。

    小苹和糖糖为了占的就有力地位置,都把腰弯着低低地,这一弯还得了,两人的丰满浑圆的房都能清楚的看见,有时连头都能看的一清二楚,而且每当他们激动的伸手要去盖牌,糖糖和小苹那部的两团白嫩的球摇来晃去,看的我欲火坟身、血脉喷张。

    虽然我今晚大饱眼福,但也付出不小的代价,灌了好几罐的啤酒,但小苹和糖糖也没好到哪去都凭着一股豪气给乾了,但是女生毕竟酒量浅,果然没几瓶啤酒,两人便醉得不醒人事,最后还是我将他们给抬进房去的。

    好显,糖糖的床够大,要不然怎么够我们三个人睡,我望着糖糖两只房鼓蓬蓬的耸立在前,白晰无暇的双隔着睡衣随着呼吸微微的起伏着,雪白的玉体,白嫩的大腿,细细的纤腰,浑圆后突的**,看的我忍不住地吞了好几口口水。

    本想压制一下我的**转头望向小苹,没想到更是撩起了熊熊我的欲火,只见小苹秀气的脸庞、唇红齿白,鼻子高挺,眼睛水灵灵,俏丽地短发披散在雪白的枕头上,诱人的部柔软又富弹随着呼吸轻轻起伏,优美的身体曲线、皓白莹泽的大腿光滑柔嫩,我不自觉把鼻尖靠近了小苹的发际,传来的阵阵发香,长长的睫毛静静的排列在白晰的脸庞上,偷偷靠近她的脸蛋旁轻轻的偷亲一下。我试探的故意弄出声音,她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小苹今晚晚真的喝多了。

    我暗自侥幸地感谢老天爷给我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我颤抖不堪的手慢慢地拉起她的睡衣裙,那对鲜嫩多汁的蜜桃随着小苹的喘气微微晃荡着,晕呈现淡淡的粉红,晕中间的头白里透红,看的我忍不住地一口含住像吃草莓一般轻咬吸允,我感觉头被我舔得慢慢变硬,我一面爱抚着细致光滑的双峰,一面温柔地去抚她的**深处。

    糖糖的小裤裤大部分都是丝质的,因此能很清楚看到小苹稀疏地毛,又向下望去唇的形状依稀可见,那条诱人的小缝隔着小裤裤清楚的呈现眼前,我忍不住小心地将她的内裤稍微拨开,终於看到了小苹最私秘的地带。

    就在她雪白的双腿之间,像小女生的一样粉嫩粉嫩的,唇紧闭着形成一条缝线,不禁将手指轻微的接触她的唇及柔软的毛,我喘口气小心翼翼地将手指稍微入她的嫩内,又怕她醒过来,便将手指抽出,但又不愿放弃如此大好机会,心一狠手指又再小心的入。

    我的魔手不断在她的雪白的两腿之间进进出出,小苹的嫩开始不断地分泌出透明的润滑,流到进行搓揉工作的手指之间,小苹樱桃小嘴忽然发出像细蚊似地的呻吟声:嗯嗯吓的我连忙收手,过了一会见小苹还是没啥反应我才松了口气,我又摇摇了小苹小他还是没什么反应看,看来来她真地醉的不省人事,说之的小苹睡像实在不好一下大字形一下又侧着睡,害的我心脏都被他吓到快无力了。

    左手将小苹屁股一抬,一拉那条感的粉红色小内裤,把内裤脱到小苹的脚踝处,露出了粉嫩的小,看到这情景我哪还能受的了,连忙掏出我的大,小苹一个翻身侧着身睡,静静的熟睡着,我整个人贴紧着她地美背,小心翼翼地将我那火辣辣热腾腾的压挤进小苹雪白的两腿之间,哇没想到小苹的嫩居然比糖糖还要来的紧密,我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工夫,才稍微让我的头挤了进去。

    我深呼吸缓缓的推进着,终於整棍完全入小苹的小里,壁紧紧夹着我的热腾腾的,抵抗着我的攻势,我深怕吵行了糖糖和小苹,一直都只有缓缓的抽送推进着,小苹的道比糖糖的更为紧窄,壁不停收缩挤压,刺激着我的,小苹的璧的收缩弹十足,整被周围的非常紧密扎实的紧抱着,感觉像是要爽到要升天。

    我搓揉着小苹小巧而坚挺、又富弹的房,可能由於经常运动,她的一双房弹极佳而且软度十足,强烈的生理反应也让小苹不自主地发出像细纹般地的呻吟声:啊啊嗯嗯

    小苹缩紧蛮腰,小屁屁薇薇向后张翘,壁紧缩,嫩喷出阵阵地水,我又的抽二十多下,就感觉到小苹的道口不停的紧紧缩刺激着我最敏感的部,这飘飘欲仙的感觉实在难以抵抗。

    我的头以熊熊暴涨,我连忙拔出来,才刚抽离小,热腾腾的,以喷得小苹的血白无暇的美臀臀白斑点点,我连忙帮小苹整理一下衣物,拿着面纸擦拭依刚刚所遗留下的秽,或许是太累的关系没多久也进入了梦乡。

    隔天我是睡的最晚的,起床时糖糖和小苹都已不在我的身旁,我习惯地往洗手间走去,刚好小苹从里头走了出来,或许是自己坐了亏心事因此眼神布太敢望向她,但比较让我讶异的是小苹见我的表情也怪怪的有点害羞又有点腼腆,小苹红着脸说:早ㄚ

    我也低着头礼貌回了一句:早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