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 我,回来了

甜薯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即将崩溃的两界壁垒平息了,魔武一族所在的异界通往天岚之巅的通道,也彻底的再一次闭合,可是,凌雨辰的身影也随之在壁垒前彻底的消失不见了,彻底的烟消云散了,灰飞烟灭。

    四大掌尊几乎同时,来到了两界壁垒前,强横的神识四处扫荡了周围几千里,可是,天地间已经彻底的没有了凌雨辰的一丝一毫的气息,仿佛这个人从没有出现过,彻底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白虎掌尊目光扫视四方,一眼锁定了掌尊牌器魂婉儿,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婉儿,你身为天心掌尊执掌的掌尊牌,可还能感受到天心掌尊的存在?”

    瞬间,所有的目光全都落在了竖着羊角辫的婉儿身上。婉儿眼圈通红,憋着小嘴,摇了摇脑瓜:“呜呜,我已经感受不到天心掌尊哥哥了,他……死了。”

    白虎掌尊身子一晃,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半晌,睁开眼睛,望着经历了半年多时间大战,残存下来的上万武者,沉痛的说道:“天心掌尊为了拯救天岚之巅,保护整个赤月大陆,阵亡了。”

    白虎掌尊的声音这种充满了悲凉,悲壮,让所有人都忍不住会一起刚才经历的那一幕,一个人独自抗衡整个两界壁垒通道……

    壁垒前,上万的天岚之巅和来自赤月大陆四大帝国的武者,看着这一幕的发生,全都内心剧烈的震颤起来,他们没有想到,最危急的一刻,天心掌尊凌雨辰竟然以牺牲掉自己的代价,保护所有人不被湮灭。

    这一刻,每一个人都闭口无言,沉默了,眼中闪烁出复杂、痛苦的神情,一时间,天地只剩下一阵阵风卷过的呜咽声音。

    “雨辰……”

    梦千雪脸色雪白,身躯微微的打着颤,眼瞳中的痛苦让人望一眼就感觉到痛心。立在人群中的瑶光和凤清儿同样如此,看着两界壁垒,神情惨然,眼眸中有说不出的痛苦。

    “这不可能,不可能!雨辰,他不会死了,不会死的!”凤清儿双手捂着脸,痛苦的哭泣起来,闻者伤心。

    站在失神的瑶光一旁的那名脚穿草鞋的老者,咂了咂嘴,摇了摇头,无限可惜的说道:“不过苍穹境三星,竟然一己之力,将两界壁垒通道稳固住,我族几千年也没有诞生一个这样的天才,真是可惜了,可惜了。”

    四大掌尊立在两界壁垒前,神情萧索,就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道枯掌尊,也难过的闭上了眼睛,发出一声深沉的叹息声。

    “天心掌尊,死了,为了救我们。”

    “不,不仅是救了我们,是救了四大帝国,如果两界壁垒崩溃,我们都会死。”

    “说的对,天心掌尊,牺牲了自己,救了整个赤月大陆。”

    哀伤的情绪在上万的武者之中蔓延,甚至很多性情坚毅的武者忍不住掉下眼泪,无声的啜泣,瑟瑟的风,吹不散每一个人心中升起的哀伤。

    和魔武一族的大战结束了,两界壁垒的通道再一次的闭合,而且魔武一族死伤惨重,没有千年的时间,绝难再一次发动反攻,也没有底蕴再次开凿通道,赤月大陆将会在一次的迎来千年的安宁。

    大战胜利了,可是天岚之巅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气氛,整个天岚之巅的所有武者都沉浸在天心掌尊阵亡的沉痛当中。

    从四大帝国来的武者也都离开了天岚之巅,返回了各自的宗门家族当中,同样,凌雨辰为了拯救天岚之巅,保护所有人而死掉的消息也传开了,在整个赤月大陆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剧烈震动。

    凡是参与了两族大战的武者提起凌雨辰,无一不是充满了崇敬和感激,更是不允许有任何一个人对凌雨辰有丝毫的不敬。

    有一年轻武者一直对凌雨辰年纪轻轻就能够突破洪荒境,更是担任天岚之巅的掌尊而充满了嫉妒,在听闻凌雨辰死掉后,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被其他人看到,结果是被愤怒的人们一顿群殴,差一点就活活的打死。

    ……

    昆玉县,凌府,整个宗府,铺满了白绫,四大帝国大大小小数以千计的宗门家族,全都来到凌府吊唁,纵然是西武帝国十大宗门都是宗主亲来,而不是随便派来一个长老或是副宗主。

    凌步虚端坐在大堂的椅子上,神情悲戚,短短的几日时间,仿佛老了几十岁一样,头发花白,脸色灰败,神情痛苦,气息低落。

    “辰儿,你怎么就去了呢。”

    凌步虚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嘴唇嗫嚅着,久久无语。

    凌雨辰的每一个朋友,全都沉积在悲伤之中,他们无法接受,也不愿意相信凌雨辰真的死掉了,可是,阵亡的消息是天岚之巅的四位掌尊认定的,又怎么会出错?

    梦岛,万花园,蓝梦掌尊看向面前坐在亭子内,目光平静的看着两界壁垒方向的女儿梦千雪,轻声叹息道:“他已经死了,千雪,你也不要太过悲伤。”

    梦千雪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微微的笑了笑:“不,父亲,他没有死,他怎么会死呢,我相信,他不会死的,会回到我的面前。”

    蓝梦掌尊看着自己的女儿强颜欢笑,自欺欺人,心中一痛,不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走出不远,听到亭子内传来压抑的哭泣声,又是一声叹息。

    凌雨辰是为了拯救整个赤月大陆而死,四大帝国的国主难得的聚在了一起,商议了一番,决定在四大帝国的四座国都,分别修建一座凌雨辰的雕像,让后世的人瞻仰!

    四座雕像拔地而起,都是用珍贵的材料修筑,可保千年不腐,每一座都高达九十九丈,就是在帝都外几十里,都能够看的清清楚楚,雕像也都是由大师级的人物雕刻而成,惟妙惟肖。

    当四座雕像矗立起来后,四大帝国的无数人,纷纷的涌向了帝都,去瞻仰,去膜拜,去缅怀,将凌雨辰这个名字记在了心中。

    春去秋来,永远不变的只有四大帝国的那四座雕像,弹指一霎,凌雨辰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整整十年的时间!

    天岚之巅和魔武者异界之间的壁垒通道闭合了,正常而言,千年之内,不会再有危机,但依旧派遣了两名洪荒强者,镇守在两界壁垒前,从不懈怠。

    此刻,两名镇守在此的洪荒强者面朝着两界壁垒,都不由的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一场大战,唏嘘不已。

    “哎,谁能想到,最后拯救了天岚之巅和四大帝国的,会是天心掌尊?”

    “是啊,天心掌尊真是千年难遇的天骄,十年前,天心掌尊突破到了洪荒境三星,如果现在还活着,也许实力已经达到洪荒境七星,甚至可以和其余四位掌尊媲美,也不是没有可能。”

    两人口中谈论着,骤然,距离两人不远处的两界壁垒内突然出现一丝丝的金光,立刻引起了两人的注意,二人对视一眼,都惊疑不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

    “我们再观察一下,如果发现不对,立刻去通知掌尊。”

    在两人凝神贯注的目光中,通天彻地的两界壁垒内出现一丝丝金光,那些金光非常的密集,无法估计出来。

    “快看,这些金光向一点汇聚了!”

    数不清数量的丝丝金光,朝着一点汇聚过去,渐渐的凝聚成了一团,变成了一个硕大的金色发光体。

    两名洪荒境强者又观察了一阵,脸色齐齐的一变,因为那一丝丝的金光汇聚到了一起后,竟然凝聚出一个人的身体的形状!

    又过去了片刻,这两名洪荒强者的神情如遭雷劈一样,瞪大了眼睛,身体激颤起来,同时发出做梦一般的呢喃声:“是天心掌尊!”

    当金光消散,一个身影从混沌的两界壁垒内走了出来,他的身上穿着朴素的青色袍子,目光如同星辰一般,看着这一方天地,眼瞳深处,仿佛有日月星辰在轮转。

    “真的是天心掌尊复活了!”

    “太令人难以置信了!真的是天心掌尊!我这就去禀告四位掌尊!”

    从两界壁垒内走出的凌雨辰,看着显得手足无措的两名洪荒境强者,淡淡的笑了笑,轻轻地摆了摆手:“无需,他们已经来了。”

    几乎在他说话的一瞬间,天岚之巅乃至赤月大陆四大帝国,凌雨辰的每一位亲人和朋友的脑海中同时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我,回来了。”

    下一刻,身在西川郡凌府的凌步虚,位于冰雪宗密室内闭关的李茹兰,在蛮荒中历练的张丹枫,游历大陆的凤清儿,身处玉皇遗族所在的神秘小世界内的瑶光,甚至就连天岚之巅内的四位掌尊……

    数以百人,同时感觉到一股神秘强大,无法抗拒的力量包裹着他们,将他们强行拉入虚空当中,尤其是站在了洪荒境十星境界的四位掌尊,心底巨震,心底同时升起一个不敢相信的念头,这是已经超越了洪荒境的力量!

    当清醒过来睁开眼的一刹,每个人都一脸惊色,不知道发生么什么,但下一刻,所有的目光同时凝聚在了不远处,面带温润笑意,正看着他们的凌雨辰的身上。

    “辰儿!”

    “雨辰!

    “天心掌尊!”

    听到一声声激动的呼唤,凌雨辰眼瞳中有着无尽的沧桑。肉身腐朽,神识溃散,彻底的融入两界壁垒,外面一日,里面千日,外面十年,两界壁垒内就是一万年啊!

    一万年的时间,融入了两界壁垒的他,只能不断的感悟着武道,用了五百年的时间,他突破了洪荒境,达到了传说中的鸿蒙境,又了九千五百年,迈入了混沌境,终于,凝聚了肉身,聚敛了神识,复活了!

    望着自己的亲人、朋友和心爱的女子,他一步步走了过去,眼眸中流露着无尽的思念,缓缓道:“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