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故事的真相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白天的城隍庙不像晚上那麽热闹,林灵以前是可以从街头吃到街尾,现在当然早没了那种胃口,就和程浩然随便找了家豆花摊子坐下来。

    豆花摊的生意很好,一个大娘在热气腾腾的铁锅前一碗碗盛出豆花然後熟练的撒上调料,她高声道,小瑶,来客人了

    一个背上背著婴儿的年轻女子碎步跑到程浩然和林灵桌前,笑问道,两位客官来点什麽

    程浩然问林灵,你想吃什麽

    林灵抬头看那个叫小瑶的女子,有些心不在焉的说,吃什麽都行。这个女孩的声音她听过,她叫小瑶,不就是她和夏箫在清晖园撞见过两次的那个小瑶吗

    程浩然道,那就来两碗咸豆花。

    小瑶见林灵只是盯著她看,只得朝林灵笑了笑,然後到炉灶边端起两碗冒著热气的豆花放到他们桌上。

    程浩然说,我们先随便吃点,反正这条街上吃的东西还很多。

    林灵唔了一声,眼睛还是跟著小瑶的身影转来转去。小瑶的相貌和她的声音一样甜美,她个子不高身材单薄,背上的婴儿倒是长得白白胖胖,小婴儿好奇的睁大眼睛允著手指一会儿看看这一会儿看看那,偶尔还晃著两只胳膊嗯嗯啊啊的叫几声,每当这时她就轻轻摇晃两下後背的孩子,扭过头低声哄它两句。小瑶身上的衣服十分朴素,头发也只简单的挽了个髻,什麽钗环都没带,额前的一缕发丝因为忙乱而落在脸颊上,她也没空去整理。她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年纪,一颦一笑之间还有些孩子气的模样,但细看她的眼神却特别沈静,是那种历尽劫难後沈淀下来的静。

    程浩然轻轻拍了拍林灵的肩膀,你认识她吗

    林灵摇了摇头,低头拿起汤匙舀了一口豆花,她记得小瑶说过她家是卖豆花的小摊贩。所以那个叫张俊翼的男人最後还是没娶她,而她也没有打掉孩子,自己一个人生了下来。她这样不觉得辛苦吗,她没有想过以後的人生要怎麽办吗,她的眼神为什麽还能那麽平静。孩子是不是真的可以救赎一切,让人忘了所有痛苦。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也是上天留给她的慰藉吗原来世上不只她一个人这样的不幸,如果小瑶可以坚强,是不是她也可以。

    程浩然以为林灵晃神是因为看到那个女子一人带著孩子所以心有所感,哪里知道清晖园里那段公案。他没有多说什麽,他知道自己现在说什麽林灵也不会回应,他只在心里默默承诺会一直陪在她身边,不会让她一个人辛苦。

    昨天虽然下了雪,但今天的天气并不冷。洛水湖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湖岸上立著一树树的冰凌银花,十分漂亮。两人在湖边站了一会儿,程浩然说太累了对她身体不好,还是回去吧。林灵点点头就要离开,可她一转身就看见了迎面走过来的乔落。

    乔落也看见了她,然後停下了脚步。

    林灵其实一直不讨厌乔落,她觉得乔落是个温柔可人的女孩子,既没有颂琪那麽傲慢无礼,也不像崔语欢那麽端庄静娴到让人有距离感。她今天穿了件月白色绣花小毛皮袄,外面罩著件银鼠坎肩,脸色看来有些疲惫憔悴,额头上不知怎得还有块青青的痕迹。

    她们两人对看了几秒锺,林灵首先低下头拉了拉程浩然的衣袖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乔落却在背後叫住了她,她说,林灵,我有话和你说。

    林灵只得让程浩然先走开,在堆著厚厚积雪的洛水湖边和乔落两个人对站著。

    乔落道,夏箫才死了几天,你就和别人在一起了。

    程浩然是我的朋友。

    你没必要和我解释,你和谁在一起也不关我的事。我知道你是觉得夏箫负了你,所以你恨他,他死了说不定你还觉得很解气。

    林灵淡淡的说,我没有觉得很解气,你到底想和我说什麽

    乔落看著银色的洛水湖与天际朦朦胧胧的交汇处,一时心绪万千,停了一会儿她才说,我从小就喜欢夏箫。他比我大六岁,我还小的时候他就已经帅气又迷人了,在我眼里所有人都没他好。颂琪的脾气很差,没人真心愿意和她作朋友,为了能常常见到夏箫,我愿意。我听了好多年别人的风言风语说他浮华浪荡生活混乱,所以我总想快快长大,长大以後才能作七哥的新娘子。乔落停了一下又接著说,可是後来你出现了,我不想表现得没有风度,我不想夏箫讨厌我。我一直不信夏箫会娶你,你哪里配得上他後来他终於向我求婚了,就算他娶我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和我家联姻,我也愿意;七哥从小对我就好,他以後也会对我好,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像我爱他那样爱我。我生日那天他送了我一串美到在黑夜里都闪光的珍珠项链,他还亲手给我戴上,我当时幸福的几乎要晕倒,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比现在更幸福了。结果幸福还真的就到此为止了,皇上下旨说他通敌叛国要凌迟处死,我爹爹把我锁在屋里不让我见他,我就傻得去撞墙,死活也要见他一面。可真的单独见到了他,我才知道还不如不见。他被铁链锁在墙上,笑著跟我说乔乔对不起;我说你究竟犯了什麽事,你告诉我,我想办法救你。他说没办法救的,我哭著说你若死了,我也不想独活。他沈默了一会儿却说我完全没必要这样,因为他从没喜欢过我,他自始自终想要在一起的人只有你,我只是他逼走你的一个砝码而已。

    林灵愣住了,她睁大眼睛看著乔落,他为什麽要逼我走夏箫他早就知道自己会死吗

    你知道

    倒贴ok?sodu

    夏箫的亲生母亲潇淑妃吗

    林灵想了想说,夏箫说六岁的时候他娘亲就死了,还说他娘亲生前很得皇帝宠爱。

    潇淑妃何止是得皇帝宠爱,简直是万千宠爱集於一身。夏箫在地牢里跟我说他以前一直不明白他娘亲为什麽总是郁郁寡欢,为什麽总是独自垂泪,现在他才知道那是因为她心里一直想著别人,他也本不是皇上的儿子,他是他娘和情人的私生子。

    林灵震惊的看著乔落,事情居然是这样怪不得她以前就觉得皇上相貌平庸本没有夏箫好看,怪不得夏箫和哪个皇子都长得不像,只和颂琪的相貌有三分相似,原来那也不是因为血缘的关系,那只是因为皇帝当年看上了一个长得有些像潇淑妃的女,所以才有了颂琪。

    乔落继续道,当年潇淑妃本就有个青梅竹马即将婚配的恋人,谁知她会突然被选进作了天女。潇淑妃容颜倾城,当年她一站上观星台,台下的一众臣子全都目瞪口呆惊为天人,这里面当然也包括皇上。皇上对她十分著迷,竟破了先例纳她为妃。皇帝对她极好,简直恨不得千金买美人一笑,可潇淑妃却总是闷闷不乐。皇上以为她年纪小想念父母,就特许她回江南省亲。这一省亲却出了祸事,想来那时潇淑妃和她青梅竹马的恋人都以为此生再没机会相见,所以才一时情难自禁犯了禁忌。潇淑妃後来有了身孕,她自己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她情人的孩子还是皇帝的龙种,她生下的小男孩一天天长大,五官有些像她但却更像她的旧情人。潇淑妃和她心上人的那次幽会本来是极隐秘的,除了她的贴身丫鬟谁也不知道,但潇淑妃还是日日忧心,总担心事情会有败露的一天。她原是个柔情似水风月为骨的女子,本就不惯里这些嫔妃之间的倾轧斗争,皇帝越是宠她她便越是遭人嫉恨,她日日难以开怀想念以前的恋人,终究不到三十岁就一病去了。这原已是陈年往事,不该再有人知道,可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夏越心心念念要找夏箫的错处,最後还是叫他找到了潇淑妃当年的贴身丫鬟,逼问拷打出了事情的真相。夏越欣喜若狂,知道夏箫这次必死无疑,但他并不急著告诉皇上,而是暗自筹涨自己的势力,想要一举打败夏箫和太子两人。夏箫亦察觉出夏越近来有些不妥,他在夏越身边原本就安了自己的人,终於想办法探听出一些风声,但这样的事他如何肯信,还是亲自跑了一趟江南。他在江南见到了他父亲,相似的眉眼摆在那里本就由不得他不信。夏箫跟我说如果他想活命只有两个办法:第一,把和这事相关的所有人都杀掉,可他怎麽能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第二,发动兵变,他又怎麽能和他从小敬爱崇拜的父皇为敌,更何况发动兵变要多少人流血成河,成功的机率也不大,他不想那样。

    林灵喃喃的道,原来他那次突然离开半个多月,就是去了江南,他为什麽要这样为什麽不把真相告诉我

    乔落垂下眼睛道,他告诉你又有什麽用他对你真是好,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还要保你。他告诉我因为夏越恨他入骨,他担心他死了以後夏越还是不会放过你,於是就跟皇上说要向我提亲,这样你就成了被他抛弃的女人,夏越也不会再注意你了。夏箫说皇上下旨赐婚後夏越肯定担心他联合我们乔家一起发动兵变,一定会在婚期之前把潇淑妃的事告诉皇帝,所以,他从来就没想过真的娶我。他还说夏越以前欺辱过你,他不会让任何欺负你的人活在这世上,他早把事情告诉了太子,还把他七皇子府里多年的心腹人才、各路情报关系还有银钱财富全都偷偷转交给了太子;他在夏越那里埋伏了线人,也早就得到了夏越意图不轨有心篡位的证据,他说他死了以後夏越一定会死在太子手里,叫我告诉我爹千万别往夏越那边站。他还说他身边的所有事情都处理好了,他不亏欠任何人,只是对不起我。他从小就把我当妹妹看待,最後却利用了我。我当时就哭了,我说七哥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你为什麽要送我那麽漂亮的珍珠项链,就只是为了利用我吗结果他跟我说,那串项链只代表他的歉意。

    林灵怔怔的说不出话来,当初的许多事一幕幕从她眼前划过,他让从小给他看病的何医师去回家养老,他不让她再管七皇子府的钱财事务,他任她蹲在地上哭的伤心还是头也不回的走掉,他紧紧抱著她说对不起我爱你,他说太子对他不怀好意所以他必须娶乔落,他看著她的背影说灵儿以後好好照顾自己那年在里她从噩梦中惊醒,他握著她的手说如果有一天我不理你,那一定是因为我要死了。原来他从未变过,他一直都是那个深情又霸道的夏箫,至死不渝。

    乔落又开口道,夏箫说他告诉我这一切是为了让我彻底死心,他说我是个好女孩,以後会有幸福的生活。他让我不要把这些告诉别人,更不要告诉你,他宁愿你恨他,宁愿你爱上别人,这样你才能好好活下去。我当时答应了他,可今天我还是把一切都告诉了你。他为你默默做了那麽多事,你凭什麽还能和别的男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林灵,他是很爱你,但你已经永远失去他了。

    乔落说完这话就转身走了,林灵眼前模模糊糊的银白色世界在阳光的照下闪著夺目璀璨的光辉。阳光照在她身上暖暖的发热,她不觉得难过,她没有爱错人,夏箫从未负她,就算他死了又怎麽样,她有幸拥有这样生死不渝的爱人,这辈子,已经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