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徐老的敬意

执笔问苍天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腾哥,你来的正好,这不我想让人家帮忙换个包间,结果这个什么海归企业家说什么都不给换,让咱在这等着他们吃完。”孙有为瞥了陶文松一眼,冷冷说道。

    高腾冷笑一声,看着陶文松不满道:“哪个企业家这么大的架子,还想不想在玉城做生意了?”

    “高……高组长!”

    陶文松见到高腾,吓得脸都白了,哗啦一声站起来,连带着碗筷都摔了。

    “你是哪个公司的,报上名来?”

    高腾显然不认识陶文松,冷冷扫了他一眼,语气十分不悦。

    “高,高组长,我是文松汽车贸易公司的,下午还找您谈合作来着。”陶文松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冒,徐氏集团是玉城市商界的龙头老大,掌握了大量的资源和渠道,得罪了他们,自己今后就别想在玉城市混了。

    高腾皱眉思索了一下,怎么也想不起这号人物,平时他负责帮助徐老爷子打理名下的部分产业,见过的亿万富豪不知凡几,像陶文松这样只有区区几千万身价的小企业家,他还真记不住。

    “今天晚上我们老爷子要在这里宴请几位客人,能请你通融通融,把这个包间给我腾出来吗?”高腾脸色不善的问道,说的像是征求意见,其实就是在命令。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陶文松连连点头,接着跟周围的亲戚使眼色,让他们拿着碗筷,换一个包间。

    一帮亲戚一看陶文松的态度,就知道今天提到钢板了,不敢有丝毫怠慢,忍气吞声的收拾起碗筷要往外走。

    “高组长,你好大的威风啊!”

    这时项宇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

    “项宇,你做什么!”

    陶文松大喝一声,冲着项宇怒目而视,恨不得用目光把他杀死,这个黄口小儿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竟敢跟高组长这么说话,要是因为这个影响了以后的财路,非把他剁碎了喂狗不可。

    “项宇,你闭嘴!”

    陶冰倩也拽了一下项宇,冷冷的小声呵斥道,这个高组长明显大有来头,连陶文松都如此惧怕,可见在玉城市的势力不小,得罪了他,自己家里的小生意以后还要不要做了。

    高腾看到项宇的时候却是全身一震,不明白这尊大神怎么会在这里,脑中又浮出他那快如鬼魅的身影,见项宇端坐在座位上,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心里一慌,急忙走到项宇的身边,恭敬的行了一礼,恭声道:“项先生,您怎么在这里?”

    整个包间里的人见到高腾对项宇这么尊敬,瞬间一脸懵逼,大眼瞪小眼的说不出话来,不知道项宇这个废物什么时候结识上了高组长这么大的人物。

    项宇好整以暇的吃口菜,淡淡道:“我跟家里人一起吃个饭,你们家老爷子呢?最近可还好吗?”

    高腾擦了擦头上的汗,连连点头:“老爷子很好,很好,他最近还时常念叨您呢?”

    “嗯,有空我去看看他,你先走吧,不要打扰我们吃饭。”项宇神色淡然,下了逐客令。

    “是是是,先生慢用,慢用,我先走了。”高腾如蒙大赦,小步后退离开了包厢,这个项宇太特么吓人了,身上的气势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多待一秒都浑身不舒服。

    等高腾出了包厢,陶文松才长出了一口气,看着项宇讪讪笑道:“哎呦,小宇,原来你认识徐氏集团的人啊,怎么不早说呢?”

    项宇头都每抬,淡然道:“只是一面之缘,也谈不上认识。”

    陶文松刚想讨好几句,包厢外忽然传来一阵疾呼:“项小友在哪?快带我去见他。”

    接着包厢门被打开,徐世丰穿着丝绸唐装,大步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高腾和孙有为,以及几个陌生中年人。

    “哎呦,这不是徐老爷子吗?”陶文松耸然动容,急忙迎了过去,态度无比恭敬。

    这个徐老爷子可是玉城市商界的传奇人物,旗下产业无数,横跨数个领域,在全国都享有极高的声誉,平时都是在报纸和电视上才能看见他的身影,想不到今天居然遇到真人了。

    徐世丰连看都没看陶文松一眼,绕开了他,径直走到项宇身边,笑呵呵道:“小友啊,我们还真有缘分啊,一会一定要和你喝上几杯。”

    陶文松一脸尴尬的站在当场,手都伸出去了,谁知道人家理都不理,高腾走过来,一把推开他,小声呵斥道:“上一边去,不要在这挡路。”

    一帮亲戚全都傻眼了,这究竟是怎么个情况啊?怎么才不大一会功夫,这废物项宇就反客为主了呢?看徐老爷子这架势,比那个高组长来头都大,居然也对项宇这么恭敬,这废物到底给他们灌了什么**汤啊?

    站在徐世丰背后的几个企业巨子也是大惑不解,不明白堂堂徐氏集团的掌舵人怎么会对一个籍籍无名的少年这么讨好,纷纷在心中猜测项宇的身份。

    陶文斌夫妇此刻却一脸笑容,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想不到这个废物女婿今天这么长脸,连徐世丰都给他戴高帽,突然有点庆幸,幸亏把他带来了,要不然今天非憋屈死不可。

    陶冰倩看了项宇一眼,神情十分迷惑,印象中这个废物只认识一些狐朋狗友,什么时候认识层次这么高的人了?

    奇怪归奇怪,但是脸色已经好看不少,皱起的秀眉也舒展开了。

    项宇仍然神色淡然,在外人看来,有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只见他摆了摆手,对徐世丰道:“喝酒的话改天吧,我正在和家里人吃饭,下次有机会我再找你。”

    几个企业巨子一听这话,震惊的对望一眼,这小子好高的姿态啊,连徐老爷子的面子都不给,还这么**裸的下逐客令,究竟是何方神圣啊?

    反倒是几个堂兄堂妹见到项宇这么有范儿,纷纷露出崇拜的神色,心里已经把他当成了偶像。

    “好,那我敬小友一杯酒,我们改天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