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偶遇高腾

执笔问苍天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项宇的“光辉事迹”早在一众亲戚间传开了,甚至成为家族的笑柄,一听陶然这么问,纷纷摇头耻笑,还高就呢,太抬举他了!

    一个亲戚插嘴道:“高什么就啊,上次问大嫂,说是在网吧当什么网管,一个月能挣一千块钱吧。”

    陶然猛地嗤笑一声,急忙捂住嘴,口不对心的点头:“还不错,还不错。”

    “不错什么啊,就玉城现在的消费水平,一千块钱够干什么的啊?”

    “唉,你也不能这么说,人家倩倩挣得多就行呗。”

    “说的是,像这种人吧,你就让他吃好,喝好,活下去,别闯祸,就可以了。”

    亲戚们七嘴八舌的小声议论,还时不时的瞟一眼项宇,满脸都是嫌弃的神色。

    陈淑凤就坐在几个人的身边,听得是一清二楚,恨恨的瞪了项宇一眼,气的肺都要炸了,就说不要把他带出来,老公偏要带,现在好了,让人奚落的体无完肤,以后在众亲友面前,还怎么抬头做人啊。

    陶冰倩也是一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嫁了这么一个老公,实在是家门不幸。

    陶文斌脸色铁青,也有点后悔把项宇带来了,也不知道当年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把女儿嫁给这么一个窝囊废呢,现在好了,自己一家成了亲友间最大的笑话,动不动就被拿出来弹劾,这张老脸可往哪搁啊?

    全场最冷静的恐怕就是项宇了,一边吃菜一边喝酒,优哉游哉的,好像说的不是他一样。

    他不断在心里告诉自己,他们说的是原来的项宇,不是现在的项宇,犯不着生气,以后有的是机会证明自己的强大。

    这时陶文松一脸得意的看着大哥陶文斌,说道:“大哥啊,你也别上火,实在不行把项宇送我那去,我给他安排个打更的工作,挣得肯定比在网吧多。”

    陶然却急忙打断道:“爸,那可不行,咱们公司的用人标准最低也得是本科毕业,就算是打更,也得是中专文化吧,妹夫小学毕业就不念了,怎么能到我们公司呢,要是其他员工知道了,肯定会不服的。”

    陶文松假装沉吟一下,点头道:“你说的对,不能因为亲戚关系就搞特殊化。”转头看着陶文斌,假惺惺的说道:“对不起了大哥,看来这个忙我是帮不上了。”

    陶文斌心里火大,却强自按捺不发,嘴上干笑道:“不用不用,我们公司那也有几个岗位,改天我会让他过去上班的,不劳你们费心。”

    “实在不行啊,就到工地搬砖去吧,一天也一两百呢?”

    “是啊,我就认识一个包工头,他那正缺人,回头我帮你联系一下。”

    “没学历,没技术,也只能干这种活了,就别挑三拣四,眼高手低了。”

    一帮亲戚七嘴八舌的说道,表面上是关心,本质上就是在讥讽。

    陶冰倩面色冰冷,极力克制着内心的愤怒,每一句话,都好似在打她的耳光,这个废物,把自己的脸都丢尽了!

    “吃饭,吃饭,大家吃饭!”

    见陶文斌夫妇脸色越来越难看,陶文松一脸得色,咳嗽一声,招呼众人吃饭。

    项宇脸色如常,对周围的讽刺声置若罔闻,一边吃一边不停点头,心想五星级的菜品确实不错。

    “真是没救了,你看他那副吃相,跟猪一样。”

    “这幅德行也配叫项宇,人家西楚霸王要是知道了,不得气的从地里跳出来!”

    “哈哈哈哈……你别逗我笑!”

    几个同辈的堂兄堂妹也看着项宇低声讥笑。

    项宇皱起眉头,心里有些窝火,长辈讽刺几句也就罢了,你们几个同辈跟着凑什么热闹。

    “老赵你怎么回事,不是说这个大包间我定了吗?”

    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十分不悦的声音。

    “哎呦,孙总,真对不起,a5cf4ba1是我的疏忽,要不,我给您换一间?”

    “换?怎么换,其他包间有这个好吗?知道今天来吃饭的都是什么人吗?你赶紧跟里面的人说说,让他们换个地方。”

    “这……孙总,不瞒您说,里面是一个海外归国的企业家,我不好得罪啊。”

    老板口中的企业家指的就是陶文松,虽然公司规模不大,但是毕竟是自己饭店的高级VIP,不小心得罪了,以后对自己饭店的声誉也有影响。

    陶文松听到老板这话顿时来了底气,站起来冲门外呵斥道:“什么人!敢跟我抢包厢?”

    他这一喊,屋里的一众亲戚也不自觉的有些自豪,不由的挺了挺胸膛。

    “我,嘉业投资公司总经理,孙有为。”

    话音一落,推门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扫了众人一眼,说道:“不好意思诸位,这个包厢本来是我定的,结果服务员弄错了,我这边有几个贵客马上就到,希望大家行个方便,换个包厢吃饭。”

    “凭什么,我们饭都吃到一半了,让我们换地方?”

    “你有什么权利让我们这么做啊?”

    “就是,总经理了不起啊?我们三叔还是董事长呢?”

    陶冰倩的几个堂兄堂妹立马不干了,毕竟年轻气盛,压根不把这个什么狗屁公司的总经理放在眼里。

    陶文松听到嘉业投资公司的名头心里有些发怵,人家可是大公司,以后生意场上说不定需要求人投资,但是被小辈们这一吹捧,顿时有点下不来台,只好装出强硬的态度说道:“是啊,孙总,我们这正吃着饭呢,你就赶我们离开,不合适吧?”

    “不好意思兄弟,行个方便。”孙有为也自知有些理亏。

    “对不起,方便不了,你们非要用这个包间,那就等我们吃完吧。”

    反正没有商量的余地,陶文松干脆直接撕破了脸,大不了以后不找他合作就是了,玉城市投资公司那么多,找谁不行,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对,想用这个包间就等我们吃完吧。”

    陶然也叉着手嚣张的说道,引来了一众堂兄堂妹崇拜的目光。

    “老孙,怎么回事,让你换个包间怎么这么半天,我们老爷子一会就到了。”

    外面又传来一个声音,随后一个男人迈步走了进来。

    项宇抬头一看,呵呵笑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徐世风的贴身保镖高腾。